鄂尔多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亡灵阶梯 第481章 弥留遗嘱

2020/01/17 来源:鄂尔多斯信息港

导读

亡灵阶梯 第481章 弥留遗嘱看着戈登沉沉的睡去了,程千寻坐在他身边。鲁道夫看到她大腿和胳膊上的血迹,于是走了过来:“要不要也擦点

亡灵阶梯 第481章 弥留遗嘱

看着戈登沉沉的睡去了,程千寻坐在他身边。

鲁道夫看到她大腿和胳膊上的血迹,于是走了过来:“要不要也擦点酒?”

程千寻摇了摇头,她的伤口等到天亮的时候就会痊愈。她慢慢地要从床上下来,鲁道夫阻止了她:“不用,我去拿吧。”

果然和她想的一样,鲁道夫从他的房间里搬来的兽皮和毯子,在地上铺好后,他和衣躺了下来:“你还是在床上吧,感觉不对就叫我。”

睡在一起又怎么样?现在戈登就算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力气。程千寻躺了下来,将鲁道夫拿来的另外一条毛毯盖在自己的身上,伸出手去摸了下戈登的额头。虽然有点汗津津的,但幸好没有发烧。

大家都躺下休息了,窗外的院子里,有骑士还围着篝火聊天,时不时对着路易的脑袋吐吐沫。路易的头已插在了一根细木杆上,明天还要举着到村里游街,这是对待失败者的惩罚,历来正义大多掌握在胜利者手中。

当程千寻睁开眼睛时,天已经放亮,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或者成为前肢,又一次的成为了狐狸。

她站了起来,走到戈登旁边,脚爪已经探查不出温度来了。于是伸出了舌头,轻轻舔了下戈登带着汗水咸味的额头。。。好烫!她顿时吃了一惊,赶紧地跳下了床,到鲁道夫身边,冲着他叫了几声后,还跳上了他的胸口,猛地跳了几下。

鲁道夫惊醒了,第一反应就是跑到戈登身边,伸手一摸额头,沉声道:“不好!”

戈登终于还是伤口感染了,高烧连续了二天,烧得他昏昏沉沉的。

程千寻不知道戈登怎么可能会感染,按照以前的规律。他们的身体不可能生病,可戈登的伤口就是感染了。并且有化脓的血水不停地从伤口处渗出,先前还好,到后来发出一种臭咸鱼的味道。

晚上程千寻不停地手浸入冰水里绞湿布。盖在他的额头降温,以防他脑子烧坏;还忍着熏得眼睛都快睁不开的臭味,帮他擦掉伤口处红白相间的脓血。白天则由鲁道夫来接替,她可以闭上眼睛睡觉。幸好有两个人相互轮流,否则靠她一个,完全撑不下去。

看着戈登的惨状,程千寻咬牙启齿默默地痛恨着,一定是天界故意的。

“来,吃一点。”鲁道夫将一盘子的食物直接放在床上。

变为雪狐的程千寻,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随后站了起来,耷拉着眼皮,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随后就感觉到了一只手正在摸着她的头,她侧头一看,顿时迷糊的眼睛睁大了。戈登醒了过来。

戈登时而清醒、时而晕乎,但他睁开眼睛时候,总能看到一个人陪在他身边。

“辛苦你们了。”戈登嘴角含着笑。

鲁道夫走过去,摸了他的额头,微微皱眉。显然高烧还没退,如果一个人在重病期间一下清醒过来的话,决有可能就是回光返照。

戈登对着鲁道夫道:“把我的管家。还有其他人叫几个过来。”

一听到这话,程千寻的心越发往下沉。

管家、六个骑士还有一个会写字的书记官被喊了过来。一进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皱着眉头捂鼻子,房间里一股子臭味实在是太厉害了。书记官甚至干呕了几下,转身捂着嘴,花了老半天时间才恢复过来。

管家是不停地擦着眼睛。装出一副流泪的样子,大约没有泪也被擦红了或者是被臭味熏红的。

书记官按照常规,问了几个问题,戈登头脑很清醒的回答了,随后开始宣布遗嘱。而书记官在桌子上写着:等他死后由鲁道夫将他埋在城堡旁边的家族墓地里。拿二千个金币赠送给鲁道夫,雪狐归鲁道夫所有,至于鲁道夫想走还是等以后的继承人来,由鲁道夫决定。在继承人还没来前,鲁道夫要走的话,城堡里任何东西他想拿什么尽管拿。

嘱咐完后,戈登在写好的遗嘱上面签字,并且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签字或者画上了十字,他微微挥了挥手,所有人都含着对鲁道夫羡慕妒忌恨的复杂目光退下了。

他们一定在想,早知道这样,他们也不顾着自己吃喝玩乐,而过来照顾快死的主子了。谁知道主子还真舍得将财产赠送给了鲁道夫,在这个时代,人没死赠送出去的,就是有效的,不属于遗产。

等人全走后,鲁道夫走到床边,抓住了戈登的手,依旧很平静:“太丰厚了,你不应该送我那么多。”

“我又没有子嗣,钱又不能带进坟墓,留给你吧。但我只有一个要求。。。”戈登扭头看着身边低着头,耷拉着耳朵、好似很伤悲的雪狐:“好好照顾她。”

鲁道夫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了:“好的。”

戈登直视着他:“你要发誓!”

鲁道夫松开了手,站直后抽出剑,食指在剑锋上划了一下,血流了出来,他正言道:“我拿我手中剑、我身为骑士的荣誉发誓,一定好好照顾她。”

戈登嘴角含着笑,手摸着双眼看着他的雪狐:“为什么你要对我们那么好,就是等着我快死的时候叫你的名字?”

程千寻犹豫了一下后,点了点头。

“说出你名字会怎么样?”戈登温和地摸着她的头:“会消失?”

她有点头,但随后又摇头。消失只是相对的,只是在这个世界消息而已。

戈登想了想后又问:“会死吗?”

不会死,反而因为过关而一切症状全部消失。于是她摇了摇头!

鲁道夫一直在旁边默默地听着,这时说话了:“大人是想叫出她的名字?”

戈登侧头看着鲁道夫,有气无力地道:“我明白自己的身体,应该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既然这样,索性就满足她吧,她为了我付出了不少。都快死了,还怕什么?”

戈登又转过了头,对着一下头扑到他咯吱窝里的雪狐笑了起来,随后牵动到了伤口,又微微咳嗽了几下,腐臭的脓血也又从箭伤处冒了出来。

“嗯,真臭!”他自己也皱眉了,随后伸手将雪狐的小脑袋扶了起来,笑着道:“真可惜,我没有敢和你在一起,其实你是多么好的一个女人。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不会放弃。。。程!”

叫了,叫了她名字了。。。程千寻顿时呼吸都屏住了。

而戈登原本弥留的迷茫眼神顿时发亮了,如同遮挡真相的迷雾被狂风吹散,他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随后带着深深地歉意看着变成雪狐的程千寻。

是的,你知道了一切。。。程千寻此时此刻只想哭,可她照旧还是眼睛里没有泪水。她只有带着悲伤看着戈登,终于又过关一个,又一个!

留下的时间不多了,开始渐渐消失的戈登立即转头看着鲁道夫,说话没用,鲁道夫听不到。于是他做了其他过关消失队友一样的事情,那就是笑,那灿烂的笑容好似不是去地狱、而是去天国,去最为幸福的地方。。。

戈登终于消失了,床上的温度犹在,而腐臭也在,可人确确实实消失了。

鲁道夫没有买棺材,而是将前二天剥下的死马匹包裹住一卷破布,用绳子扎结实后,在城堡旁的家族墓地埋了。

虽然总管和有些骑士酸溜溜地怨言,说拿了那么多的钱,却连口棺材都不买,鲁道夫一个瞪眼就让他们住口了。

程千寻蹲在旁边看着,看着鲁道夫挖坑,要埋“戈登的遗体”。现在只剩下鲁道夫一个人了,但也是最难办的一个,也只有这个办法,就是跟着等。等到哪天鲁道夫也快死的时候,也许就能叫出她的名字来。

无论是鲁道夫出了意外;还是白发苍苍、快寿终正寝,她必须跟着,等着。只要有耐心,一定会等来这一天的。

鲁道夫铲上了最后一拨土,嘴里吐出的全部是白气,正言道:“这是戈登子爵临死前要求的,他喜欢马,不想身边全是木头,索性就马皮裹着身体下葬。也许到了天国,还能骑马驰骋。”

这样一说,大家释怀了,听上去还非常的浪漫和具有男人味。其实是因为买棺材还要去镇上,不能让人看出戈登的尸体根本没有,所以才想出这个办法来。

鲁道夫走到管家身边,勾着管家的肩膀低语了几声。管家面露诧异,而鲁道夫拍了拍管家的肩膀:“去办吧。”

“给我套上一辆马车,再给我准备二匹最好的马。”鲁道夫经过马厩时,对着马倌喊道。

他往房间里去,程千寻紧跟着,现在只剩下鲁道夫了,她说什么也要更紧了。

鲁道夫开始整理物品起来,兽皮、披风卷成卷,用绳子飞快地捆上,他拿着到楼下扔在已经准备好的马车上。然后再上楼去拿上二把剑,和一些锅碗瓢盆之类、杂七杂八的东西。

他装上车的东西并不多,甚至连从斯内德箱子里的熊皮都没拿,很是精简。

“鲁道夫老爷。”管家也来了,带来三个小箱子。此时他称呼鲁道夫为老爷理所应当,谁拥有那么多的钱,都可以成为老爷。

他带着几分谦卑地道:“没有那么多的金币,就一箱子,还有一箱子是银币,还有一箱是铜币。不信你去库房看,那里除了铜币金币和银币都没有了。”

鲁道夫打开箱子,手指往下一探,兜底捞了几下,确实都是同一种币。他关上箱子站了起来:“装车。”rp

晋江市医院晋南分院
大姚县人民医院
常德牛皮癣治疗费用
惠州哪家妇科医院好
泰州白癜风医院地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