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改制文艺院团如何在市场闯关从出演员到出创

2018-11-06 10:26:50

改制文艺院团如何在市场闯关? 从出演员到出创意

改制后的文艺院团如何在市场闯关   □本报 陈四四   春节前夕,四川歌舞演艺有限公司旗下天姿国乐团忙得不亦乐乎,该团打造的大型器乐音画《情歌中国》在广元、德阳等地进行了多场商演。据了解,龙年春节前后,我省的文艺院团大多忙着在省内外演出。   早在2009年,中宣部、文化部明确文化体制改革的“路线图”与“时间表”时,就强调转企改制是院团改革的中心环节。前年,四川省歌舞剧院和成都市杂技团相继试水转企改制,开始了我省国有文艺院团的破题之举。截至目前,我省63家国有文艺院团中,已有13家完成体制改革。   改革之后的文艺院团如何勇闯市场关、谋生求发展?   解束缚,改革活力初显   从剧院到公司,从事业单位到企业,不仅是名称和身份的变革,更是文化生产力的一次解放。   2010年9月19日,四川歌舞演艺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为我省家转企改制的试点文艺院团。3个月后,成都市也开始改革探索,成都市杂技团有限公司成立。   从剧院到公司,从事业单位到企业,不仅是名称和身份的变革,更是文化生产力的一次解放。四川歌舞演艺有限公司董事长石勇告诉,截至目前,该公司已完成各类演出约230场次,其中对外文化交流演出49场次,国内演出181场次。   去年底亮相的《大美四川》,以市场为“靶心”,是解放文化生产力的极好实证。改革前,歌舞剧院创排一个节目到在全国巡回演出,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申报项目、向上要钱、等批复,生产出来之后才考虑市场。现在,自给自足,首先要衡量剧目是否有市场才创排,剧目创作和市场营销是同步进行的。因此,《大美四川》推出不到半年,已经收到涵盖江浙沪的东部演出联盟、涵盖西部12省的西部演出联盟以及台湾、香港等地抛出的“橄榄枝”,全国巡演的档期从年初排到今年7月。   改革也让成都市杂技团“闯出了一些市场”。成都市杂技团有限公司团长乐磊说,尝试与民营杂技团合作打造的《太阳金沙》,每天在北京驻场演出两场,成为了对外宣传成都的一张文化名片。特地为苏州“量身定做”的《苏show》,已演出上千场,成为文化走出去的成功案例。而在去年12月27日落幕的成都市第四届艺术团体中青年演员表演大赛上,成都市杂技团囊括了金银铜奖,一些剧目甚至当场被本地演出商相中,希望能引入演出市场。   不掉链,市场空间才宽   创作—市场—创作,一条完整的演艺链,就是一条活水渠,可现在剧目生产却被“掉链”困扰。   改革活力如何更好释放?经过一年来市场上的摸爬滚打,两家院团也有着相似的困惑。   创作—市场—创作,一条完整的演艺链,就是一条活水渠,可现在剧目生产却被“掉链”困扰。在石勇看来,生产与市场依然有着隔阂,省歌这个新公司还处于接订单的“粗加工”阶段。   去年演出的《天下峨眉》和《青城》两出剧目,都是与当地合作,公司只负责排演。“相当于生产一个产品交给对方,是否进入市场和公司没有关系。”于是,这两出剧目是不是能经受市场检验的精品,能否在市场上闯出一条道路,并没有答案。可是,《天下峨眉》和《青城》不是特例,这意味着,四川歌舞演艺有限公司在剧目生产上,能不能创排出受市场欢迎的剧目,能不能成功营销自己的产品,还要经受考验。   而这,同样是成都杂技团要面对的现实。由于杂技的国际性,在改制之前,杂技团的国际市场一直走得不错。但这个“不错”,仅限于走出去了。因为,每次出国演出,杂技团都只出演员,整台剧目则是由中间商联系的国外演出商出导演、出创意编排。“我们就好比在金字塔的层,大量的钱都被中间商和演出商赚走。”可这一年,这种局面并未改观。去年杂技团在南美洲巡演了8个月,依旧还是出演员。   “只有能自给自足的院团,才能在市场竞争中生存下去。”在业内人士看来,改制初期,如何打造具有自己创意的商品,对很多文艺院团来说都是困扰。如果形成不了良性循环,不仅制约着院团的进一步发展,并且难以开发延伸产业链。   重原创,从出演员到出创意   向市场要效益,更重要的是,在生产一出剧目之前,要多考虑做出来给谁看?有多少人喜欢看?   “松绑”后的文艺院团如何在市场“谋生”?   在院团市场化初期,变政府扶持为政府采购,是很多地方采取的办法,在资金上“扶上马送一程”。比如,在安徽,政府每年安排2000万元专项资金,重点解决省属国有文艺院团设施更新、剧目创作、人才培养等问题;省直院团演出场次补贴经费由200万元增长到700万元,补贴标准由每场次2000元提高到7000元。   实际上,《太阳金沙》初到北京演出时,曾非常困难,是靠着成都市政府提供的一笔扶持奖励基金,才熬过了那个寒冷的冬天,有了今天演出2000场的骄人业绩。   但是,政府采购仅仅是文艺院团面对的一个特殊市场,生存法则更需市场检验。   省社科院副院长、研究员李明泉告诉,目前国家已出台金融支持文化产业发展的意见,根据这一政策,四川歌舞演艺有限公司可以向银行贷款,打开难以自由运作剧目生产的局面。公司也可以广泛吸纳社会资金,跨行业、跨区域寻求投资合作者。就某一剧目的生产,公司甚至可以采取股份制的方式。“随着门槛的放宽,海内外有很多企业和资本是愿意进入演艺产业的。”   向市场要效益,更重要的是,在生产一出剧目之前,要多考虑做出来给谁看?有多少人喜欢看?要在剧目创作初期就介入营销。“我关注的就是观众的反应。”乐磊说,今年杂技团策划了一个新项目杂技秀 《熊猫来了》,营销团队从一开始就介入,甚至与创作团队有多次辩论。目前虽然剧目还在策划当中,但已被南美一家演出公司看中,希望能买下其在南美洲的巡演代理权。   当前,全国有2000多家文艺院团要转企改制,是行业的一次大洗牌。业内人士指出,分散的单打独斗不适合未来的区域性竞争,已经改制的院团也可考虑向集团化发展。并且,各家院团一定要有自己的原创,要从出演员变成出创意,才能拥有不可复制的核心价值。

海淘转运
地暖防冻剂
氯酸钠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