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绿野胖虎擒贼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鄂尔多斯信息港

导读

三天前,二十多年未见的一个老朋友,通过QQ搜索联系上了我。当时我也是刚刚解锁了几年未用的QQ,当我看到闪动的消息上“胖虎”二字时,心里一阵激

三天前,二十多年未见的一个老朋友,通过QQ搜索联系上了我。当时我也是刚刚解锁了几年未用的QQ,当我看到闪动的消息上“胖虎”二字时,心里一阵激动。赶紧通过了验证,“虎子,真的是你吗?”虎子发来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并把手机号附在了下面。我又赶紧拔通了号码。“虎子,还好吗?”  “哈哈哈……大哥,可是好找你啊!我几乎每个月都在QQ上找你,今儿万幸,终于等到了。”我不禁有些汗颜,对于朋友我是慢热的性子,也不会像别人似的三五日聚会喝酒打屁。很多的朋友都是因为这点与我不常联系,只在有正事的时候招呼一声,我觉得这样挺好,不必老是烦扰双方的生活。朋友是放在心里的,不是放在洒桌牌局上。虎子还在电话里喋喋不休的说着二十年来的际遇,我偶尔答应一两句,我喜欢这样的交流,我喜欢做个倾听者。  半个多小时的通话,虎子才不舍地挂了电话,并约定几日后他会飞过来看看嫂子与两个侄儿。我自是高兴不已,并答应带他一家子去庐山避暑观光。  我与虎子的相识可以说很是惊险而奇特。当时,我刚刚毕业无事,帮着母亲做点地摊生意,每日里赶圈集卖些日用,倒也洒脱。  尤记得那是个早春的微寒天气,我拿了几百块钱去市里的批发市场进货,将钱揣在里怀的口袋,裹了棉大衣在母亲的叮嘱中出发了。由于是早班车,下车的时候才刚刚七点多钟,跟了密集的人流涌出了车站,先找了个早点的摊子吃了碗面条,额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我敞了大衣的怀,掏出了叠得整齐的钞票,小心的数出了两元钱付了帐,然后在街边慢慢地溜达着,回去的火车要到下午三点多才有,我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转转。  早就听说过球幕的立体电影,听看过的人说得很神奇。终于有了单独掌握钞票的机会,自是要去看看,打定了主意,便兴冲冲地往电影院走去。路上的人很多,太阳也不再吝啬温暖,身上已经暖融融的发涨了。便脱了大衣挂在手腕上,胸前的毛衫上映出鼓鼓的一团,我不禁有些尴尬,没办法,我怀里揣的钱大多是十元五元的小钞,甚至还有几十张的毛票,几百元钱叠了也是壮观的一摞。我把托了大衣的手臂抬了抬略略的遮掩,却又想,咳!谁会注意一个土气的乡下小子呢?便放了心怀,大方地走着。  到了电影院门前,人很多,改革开放后的十几年里人们的腰包都鼓了起来,闲暇时看看电影也成了许多年青人的选择。我看着大多数成双成对的同龄人,又有了自惭形愧的感觉,但是又有着少年人的不服输,便也挺了胸膛挤在人群里看着海报上的电影介绍。在人们嗡嗡的议论声中,我看清了一场立体电影居然要十元钱的票价。我不禁牙疼似的吸了一口冷气,太贵了,当时我父亲在村里作电工一天也不过十元钱的工资,我伸手到怀里捏了捏厚厚的一摞散钱,犹豫了,心疼了。我又看了看四周的人群,暗叹一声“罢了!”转身往外挤,却不防一下撞在一个高大的人的身上了,耳中听到“咔嚓”的一声微响,我愣神的时候就听那个大汉对我说:“嘿!小子,走路不带眼的,撞到人了!”我赶紧道歉“对不起啊!大哥,没注意呢!”大汉扬了扬手“别对不起?你贪上事了,我这从香港买的墨镜被你挤坏了,怎么说吧!”我的头里嗡的一声就懵了。香港?那是多么遥远的地方啊。  我真的怕了,缺少见识成了我的硬伤,我真的以为我犯下了大错,紧张慌乱的小腿都有了转筋的感觉。只是下意识的重复“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我被大汉薅了脖领拽出了人群,围观的人们如潮水般分开了出路,轻声的议论着,我被拖拉着胡乱的到了一个僻静的小巷。  小巷很窄,只能容二三人并行的样子,两边的墙壁很高,仿佛把阳光都遮在了外面,显得很是阴暗,走了几十步,霍然敞亮,里面竟有块十几平的空地,杂草纵横的生长着,中间已经被踩踏的平坦坦的。只听有个嚣张的声音说“呦!老二,又弄回来一个,今儿可是大开利市啊!哈哈……”大汉把我往前一推,我踉踉跄跄的冲出了几步。大汉浑不在意的说道:“碰到个乡下的呆小子,吓了两句就麻爪了,顺手的事。”我偷偷的看去,只见一个白白胖胖的邋遢男孩蹲在一边,也在打量着我,唇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嘲笑,另有一个瘦麻杆的成年人手里也拿着一个少了个镜片的眼镜,我打了个突,再没见识再呆我也知道我是碰上劫道的了。我紧紧的压着怀里的钱,只有一个意识,不能把钱给他们,要跑,可这里只有一条路,那个押我来这的大汉站在那,怎么办?  正在我犹豫算计的时候,大汉开口了“你们两个小子把钱拿出来吧!别让哥们动手了,那就伤了和气,自己拿出来还能给你们留点路费,要是叫我们动手可就一分不剩啦!”“对,听着没,拿钱吧!”瘦杆子也说道,又指了小胖子骂道:“尤其是你,别跟爷们整没用的,小聪明在这可是没用的。”小胖子嘿嘿一笑,狡黠的说:“哪能呢?真没钱,就十块钱花了。”瘦杆子大怒“别他妈的扯淡,我都看到了你至少得有三四百块,你当爷们的眼是摆设吗?不确定你有个几百块谁有闲功夫跟你逗闷子。”瘦杆子骂咧咧的伸手抢过我的棉大衣掼到地上,贪婪的目光便扫到了我胸前鼓鼓的一块。“掏出来!”“不行啊!大哥,这钱是我交学费的,你行行好……”“哪那么多费话,拿来吧!”说着话,瘦杆子就伸手抓向了我的口袋,我也是急了眼,一瞬间在乡下打架练就的阴人功夫就爆发了,“插眼……”话声中一脚就撩在了瘦杆子的裆上,只听‘哇呜’的一声叫,瘦杆子一声惨嚎跪倒在地,良久才迟钝的用手捂住了命根子翻滚的疼呼“他妈的,老二,这小子用阴着,废了他,啊!啊……”大个子老二终于反应过来,狼也似的一声叫,反手掏出了腰里别着的匕首,刃光刚现,就见一个身影球也似的撞在了他的身上,只听‘扑通’一声,伴随着不是人声的哀嚎,大个子捂着腰子跪坐在地上,那把匕首却是插在了他自己的腰间,只一瞬鲜血就染红了他腰间的衣裤。小胖子两眼血红,呲牙裂嘴的捧了右手,我才看到他的右手几个指头也是鲜血淋漓。“怎么了?你没事吧?”小胖子吸着冷气大叫“滚,你妹的快跑,叫警察。”然后从口袋里费力的掏出一个哨子放在嘴里‘呜呜’的吹着,挥着血手让我快滚,我的脸颊上感觉到了他鲜血的冰冷,下意识的往外跑去,眼角的余光却看到小胖子用嘴含了食中二指,一个箭步踹在欲起身的瘦杆子脸上,又回身一脚踢向大个子的脑袋,再回身踹、踢、踹、踢,我在夺路狂奔中竟莫名的想到了打地鼠的游戏。  我刚刚的跑出了狭窄的小巷,就见到几个警察拿了手枪跑来,“哪里吹哨?哪里吹哨?”为首的一个白白胖胖的警察急的大叫。我喊“这里!”话声刚落,又是一股风般的肉球从我身边滚过,冲进了巷子,另外几个警察架了我又返回了巷子的空地。却惊讶的发现那个白胖的警察垂了枪口呆呆的立在那,只见小胖子用受了伤的两根指头比了个∨字,满脸灿烂的笑,而那个大个子和瘦杆子两个人分别的倒在两侧,满头红肿的大包,真是惨到连他妈都不认识了。  我平生次坐上了警车,和小胖子坐在一起,小胖子的手已经包上了纱布,呵呵的问:“我叫张寅,大家都叫我胖虎。你叫什么名字?”我好笑的伸出右手,“认识我的都叫我咬金,你好!”小胖子也伸出了右手,却停在半路,用左手扇开我的手掌,“呵,不怪叫你咬金,你打架的路数确有程国公的几分真谛。不过你也真狠,那个瘦杆子估计得做太监。”我哈哈的笑着“彼此彼此,你不也制造出了两个猪头?”哈哈哈……  白胖的警察带着我和小胖子在一家酒楼吃的饭,而小胖子管他叫爸。我才知道原来这胖虎居然是化妆深入敌穴收集这种变相打劫的证据的。我只是恰逢其会,反倒令胖虎受了伤。胖虎的父亲当初接下这个打劫案子时,就有了这个诱敌深入的计划。终还是被胖虎揽下了这个任务,他才十六岁,所以别出心裁的设计了农村孩子的表演,只不过被我这个货真价实的农村孩子给喧宾夺主了。  从这件事后,胖虎倒是非要交上我这个朋友,三天两头的坐车来会我。直到我入伍,后又南下工作结婚生子。世事无常,再次见面却是二十多年后了。  胖虎一家子来了,匡庐避暑,鄱阳湖品鱼。胖虎喝得酩酊大醉,我也已半醺,席间,得知那条巷子之后进行了封堵,后来城市拆迁,现已无处寻找了。不禁大是唏嘘。     共 318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输卵管性不孕
哈尔滨的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哪家专治癫痫
标签

上一页:离别忆

下一页:青春你好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