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5G之争到底争些什么

2019/05/14 来源:鄂尔多斯信息港

导读

4G已来,5G还会远吗?没错,对于每隔十年就会发生巨大变化的全球移动通信产业而言,在4G日渐走入普通大众生活的今天,种种迹象表面,面向未来的

4G已来,5G还会远吗?没错,对于每隔十年就会发生巨大变化的全球移动通信产业而言,在4G日渐走入普通大众生活的今天,种种迹象表面,面向未来的5G已毫无悬念地成为新的当家花旦。

眼下,正是红杏枝头春意闹的时刻。有关5G的话题在这个春季太多、太喧嚣了:无论是2015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的面对面摆擂,还是跨越太平洋的隔空喊话,热血澎湃的展望有之,大相径庭的观点有之,针锋相对的激辩更是有之凡此种种,共同将5G推向了这场话题风暴的中央。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领军的电信运营商、装备制造商们,到底在争些什么呢?

焦点一

时间点上的激进与守旧

人们什么时候能够用上5G服务?

商用的时间点,在当下这场关于5G的口水大战中,是的分歧所在,也是各方激辩的焦点所在。与此相应,全球移动通信产业也自然而然地被划分为5G的激进派与保守派,因各执一词而泾渭分明。

激进派的典型代表是韩国,此外也包括日本和北美。在他们充满渴望的眼神里,5G商用的时间点应该是2018年。为什么是2018年呢?因为这一年在韩国平昌将举办冬奥会,而重大体育赛事常常是款移动通信技术的秀场。对此,韩国电信集团(KT)CEO Chang-Gyu Hwang表示:2018年平昌冬奥会行将到来,我们将把它打造成首届5G奥运会。需要强调的是,在5G服务于大型体育赛事之前,确保可靠与稳定性的试商用是必不可少的。因此,业界有观点认为,韩国电信还有可能在2018年之前推出5G服务。尽管韩国电信并未透露具体的5G商用时间表,但是其CEO略显暧昧的表态还是会带给业界无穷遐想很近了。你要做的就是再等几年。

流量诉求率先爆发、用户乐于消费流量,是激进派生长的基本土壤。但不容忽视的是,提升本国产业乃至企业本身在全球移动通讯版图上的竞争力,也是激进派之所以全力以赴的主观诉求所在。在2015年世界移动通讯大会上演示了全球5G络的三星,无疑是为激进的5G倡导者,而在这背后,则是三星曾经引以为豪的业务自2014年呈现出的衰退迹象,以及三星在移动通信设备领域的鲜有作为。

保守派的典型代表则是欧洲。在他们略显疲惫的眼神里,5G商用的时间不应当早于2020年。2020年这个时间点,是根据移动通讯技术十年一变革的规律,按部就班给出的保守估计。例如,欧洲老牌电信运营商Orange首席执行官Stephane Richard称:这不是明天或者下周的事,很可能要到2020年或者2022年。我们一定不能太快跳至下一代络,先让我们享受4G LTE吧。

在4G上起步晚、商用晚,让欧洲成为保守派让人一点也不意外。业界人士向《人民邮电》报表示,对于欧洲运营商而言,当前4G商用带来的回报其实不明显,这是其比较痛苦的地方,也是在5G上表现不积极的缘由所在。

焦点二

技术上的继承与颠覆

人们真的需要5G技术吗?

这个问题,则是移动通信产业的重要一环通信设备商们争论的另一个焦点。而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设备商在移动通信技术的升级换代中一直都扮演着极为重要的推动者角色。

逾越人与人沟通的需求,让人与物、物与物连接,这是通信设备商们就未来的络流量构成所达成的共鸣。但分歧在于,4G是不是已经能够满足需求,5G络是否过剩。明显,这是针锋相对的两派观点。

如果LTE已经能够满足需求,那我们就不需要技术上大的奔腾。高通首席执行官Steve Mollenkopf给出了这一观点。一方面,高通承认数量极多的连接是移动通信产业发展面临的挑战所在;另一方面,高通认为应充分发挥现有LTE络的优势去应对挑战,多改变络的边缘以更好地去支持移动设备,而真正的创新也将发生在边沿地带。明显,这是一种修修补补式的应对策略。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受访者表示,高通的选择其实是既得利益者的选择,高通自然希望在3G和4G专利上的收益能够化,5G的部署自然是越晚越好。

LTE无法支持物联服务所需的上千亿连接,5G可以。华为轮值CEO胡厚明显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对此,他给出了一个有着很强说服力的例子:如果刹停一辆以100公里时速飞奔的汽车,LTE的延迟时间会使制动距离延长1.4米,而5G仅延长2.8厘米,只有5G的延迟性能可以满足被热炒的无人驾驶汽车概念。而工信部部长苗圩在今年两会的一次采访中,也表达了对这一观点的支持:4G带宽满足不了汽车安全性的需要,因此少需要5G带宽,才能直接通过云端服务来指挥车辆的操作。

技术上的颠覆,在支持者看来极有可能成为5G的关键特征。华为认为,5G要同时做到对移动互联和物联的良好支持,就必须在技术上有更大的突破,而其中关键的是络架构和空口技术的突破。与此相应,华为在今年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提出了5G,新空口、新架构、新运营的理念。但是,技术上的颠覆并不意味着络升级上的不平滑,从4G升级到5G的过程中,也可以提早将5G的技术应用于现有络。例如中兴就已经拿出了Pre 5G的概念,在不改变4G空口标准的条件下,直接应用5G的部分无线技术和络架构,从而提供数倍于LTE的系统容量。

焦点3

标准上的统一与分散

5G会有一个全球通用的标准吗?

统一的5G标准,客观来看还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正如日本NTT DoCoMo的首席技术官Seizo Onoe强调的那样,我们的梦想是终用同一种技术覆盖所有的使用案例。 这个愿望能否实现,取决于支持者的队伍是否足够强大。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各自为营抢占标准制高点的很多,但倡导全球统一标准的也很多。而伴随着合作的日趋广泛,尤其是逾越竞争者的合作日益增多,统一标准并不是没有实现的可能。

回顾移动通信产业的发展,不同大洲的不同运营商采取不同的技术标准,几乎成为一个传统。例如,3G标准有WCDMA、CDMA、TD-SCDMA等,4G拥有LTE FDD和TDD但是,5G有可能改写历史,因为全球范围内的协商与合作正在流行开来。

目前,支持5G全球采取一个统一标准,不但包括5G络标准的测试和开发机构(如英国萨里大学的5G研发中心和欧盟的5G研发机构),也包括电信运营商和设备制造商(如NTT DoCoMo和华为)等。正如欧盟 CONNECT 部门主任 Thibaut Kleiner所说,我们需要全球协商来避免标准之间的竞争,这样才能拥有一个全球通用的5G标准。目前,我们看到了韩国和日本在5G络研发上的合作,也将看到中国和美国未来的合作事实上,欧盟与韩国的合作也已经展开。

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那些试图抢占5G标准制高点的参与者们。的公司做标准,二流的公司卖技术,三流的公司卖产品。在未来的5G市场中,谁不期望能够像高通一样坐收专利许可费呢?事实上,目前已有企业为了抢占5G市场先机,放出了5G标准已成事实等并不客观的消息这样的举动明显会刺激标准之争,不利于标准的统一。对此,我们必须明确的一点是,真正的5G标准并未制定出来,快也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

盆腔炎引起的小腹痛
妇科千金片哪有卖
妇科千金片使用说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