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虚拟现实是HTC的救命稻草吗悬iyiou.com

2019/03/11 来源:鄂尔多斯信息港

导读

虚拟现实是HTC的救命稻草吗?悬!刚刚度过了一个喜极而泣的二月,HTC又进入了一个过山车式的三月。2月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obil

虚拟现实是HTC的救命稻草吗?悬!

刚刚度过了一个喜极而泣的二月,HTC又进入了一个过山车式的三月。

2月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obile World Congress,简称MWC)展上,HTC开启了虚拟现实(VirtualReality,简称VR)头盔Vive VR的全球预售,有些原谅看似容易不到10分钟就拿到超过1.5万台的预订。紧接着,HTC股价从每股80.3新台币(约16元人民币)一路飙升至三位数,到这半个月盘中甚至一度触及136.5新台币(约27元人民币)。

而就在前几天,HTC给出的2月份财报显示营收42亿新台币(约合8.4亿人民币),创下10年来的2月新低,环比下降35%,同比下降55%。

曾经的霸主,如今在中国大陆的市场份额已掉到不足1%,沦为边缘厂商。而每况愈下的财报表现已经持续了数个季度,早在去年HTC就跌出台湾品牌50强。

这样的落差不禁让人怀疑,凭借虚拟现实VR这一概念升腾的股价,到底能支撑多久?

血战VR,HTC形势堪忧

2016年年初,57岁的HTC CEO王雪红接受媒体采访时,对直线下滑的业务轻描淡写,反倒对VR业务显得异常乐观:如今我们变得更加现实,HTC会将精力投入到更多的领域。智能虽然很重要,但现下其重要性已经无法和智能穿戴设备与VR设备相比了。

暂且不提在各个统计机构的智能机排行榜中,HTC早已被归到其他类别,仅看VR市场,HTC也并没有胜算在握。

在目前的VR市场中,暂列高端头盔三大巨头席位的OculusRift、HTC Vive和索尼的Play Station都已经确定了价格和发货时间,而低端眼镜的厂商三星、谷歌也早已启动市场。

首先,从先天优势来讲,引发这波VR热潮的奥克卢斯(Oculus)自然占优势,也在消费级产品推出前得到了开发者的内容支持。

根据全球开发者大会(GDC)针对2000名开发者的调查,把脸书(Facebook)的Oculus VR 作为开发应用的平台者,占比高达19%,其次是占比8%的三星GearVR和占比7%的谷歌Cardboard,HTC Vive和索尼各自占到6%。

而在未来准备尝试的开发者中,选择Oculus Rift比例的高达77%,然后依次是接近五成的谷歌Cardboard,超过三成的三星Gear VR和超过两成的索尼PlayStation VR,HTC Vive为19%。

不难看出,在VR生态系统发展初期,为关键的开发者应用支持方面,HTC均处在目前5家主流VR厂商垫底的位置。

现在几乎行业里每个人都知道,内容才是引爆市场的关键点,没有内容应用支持的VR设备,就是一堆元器件而已。

其次,除了生态系统的先天优势,VR作为一种特殊形态的产品,还脱离不开其他设备的辅助。

在高端领域,VR设备对于个人计算机(personalcomputer,简称PC)的配置要求极高;在低端领域,对于的适配决定了在智能机占优的厂商同样在VR移动端产品上占优。

在这两方面,HTC均不占优势。

HTC直接的竞争对手索尼,其配套设备索尼电脑娱乐机(PlayStation4,简称PS4)的存量是3600万台,几乎是满足要求PC的3倍,且这个数字仍在迅速增长,这也是为何外界认为在VR发展初期,索尼的PlayStation VR可能会首先成功的主要原因。

而HTC的间接对手三星,鉴于其在智能市场拥有庞大的用户基数,主要面向VR体验的Gear VR设备的销量也不容小视,也就是说,与索尼和三星相比,尽管VR定位不同,HTC并不具备与之相配或者说可以借力的用户基数和设备保有量。

再次,在市场还未打开、成本居高不下之时,价格也是影响竞争力的主要因素之一。

早先,Oculus Rift VR设备因599美元(约3880元人民币)的高额定价饱受诟病,而在日前结束的MWC2016上,HTC公布了其更为惊人的价格799美元(约5176元人民币)。

要知道,想玩Oculus和HTC Vive支持的游戏还需要搭配高性能的PC主机和970以上级别的高端显卡才能满足基本运行要求。而根据Steam游戏平台统计的数据,在Steam用户中只有5%的PC配置能达到要求,单是一块970显卡的售价就在300美元(约1943元人民币)以上,普通用户想玩VR,成本投入可谓巨资。

除此之外,在HTC Vive的用户使用指南上,还写着你需要安装两个灯塔传感器,而且活动空间要在12平米空间以上,所以你还得有所房子才能用HTC Vive,综合成本超万元。

相比之下,索尼PSVR 399美元(约2585元人民币)的价格对初级VR爱好者来说,显得格外具有吸引力。而且它仅需搭配PS4即可运行,在其既有的3000万台出货量的潜在消费群体里,即使只有5%的人购买PSVR,那也是150万台的出货量,对本身就针对高端核心人群的VR设备来说,PSVR的前景相当乐观。

,也是直接的影响因素发布时间。2016年下半年10月份才会发货的索尼明显处于劣势。而还有11天就要发货的Oculus,同时还会推出30款游戏,抢占了时间和内容优势。相比之下,与Oculus价位接近的HTC,发货时间也紧随其后,3月热潮还没过,4月初的发货时间很容易被覆盖过去,显得十分尴尬。

会重蹈的覆辙吗

除了战术上的诸多劣势,如果回望HTC的兴衰史,你就知道应该对HTC的VR转型抱多大信心了。

这家从代工起家的企业,从代工掌上电脑(Personal Digital Assistant,简称PDA)到代工智能,一直到放弃代工、创建品牌,成功押注安卓,凭借硬件与软件的优化能力,一度超过霸主诺基亚,成为全球除三星外能与苹果抗衡的厂商。

而今,成也萧何败也萧何,HTC在擅长的行业败下阵来。

2012年,台湾版《商业周刊》对当时市值蒸发了8000亿新台币(约1600亿人民币)的HTC所犯的错误作了3条总结:组织快速膨胀,大家抢做前端研发,没人想做苦工;引进不适用的外籍人才,评估不当,花90亿台币(约18亿人民币)买下过半股权的美国潮牌耳机公司Beats;组织的螺丝松了,与三星、苹果抗衡,旗舰机却暴露瑕疵。

然而,除了上述问题,对于营销的忽视或者说不当,也是导致HTC在市场被营销高手三星反超,直至终衰落的主要原因。

到了新的VR产业,HTC在智能产业中弱营销的短板依旧没有好转,这从VR初期的营销中已显端倪,尤其与老对手三星相比。

从今年第88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开始,三星GearVR就以高曝光量成为VR领域的新晋明星产品。在奥斯卡每一个赠送的礼包中,都有一副Gear VR以及配套的三星智能。

同样,在日前结束的MWC2016上,为了让发布会现场的每个人都能亲身体会到VR效果,三星在每个座椅上都准备了一部自己的Gear VR眼镜,还请来Facebook公司CEO扎克伯格为其站台。

相比之下,我们至今仍未看到王雪红痴迷的VR给业内和市场留下了什么具有深刻印象的营销事件。

如果硬要盘点一下HTC的曝光事件,那么近半年,让人深刻的就是王雪红开启了卖卖卖模式。

先是2015年12月,HTC称将以60.6亿元新不做好准备台币(约为12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桃园TY5大楼与土地所有权给英业达,HTC将得到逾21亿元新台币(约为4.15亿元人民币)的利益。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她的另外一家公司威盛电子股份有限公司(VIATechnologies,Inc,简称VIA)身上,在连续亏损11年后,本月发布的2015年财报上,终于实现了8.23亿新台币(约1.6亿人民币)的盈利。但究其原因,却是VIA子公司威睿电通以1亿美元(约6.

5亿人民币)的代价将其码分多址(Code Division Multiple Access,简称CDMA)专利卖给了对手英特尔,正是这笔天降横财让VIA实现了2005年以来的的首次扭亏为盈。

当年被HTC等厂商逼得走投无路时,迟暮的北欧巨人诺基亚也曾干过类似的事情,结果如何,显而易见。

不过,面对唱衰言论,王雪红一直信心满满,作为安卓鼻祖的HTC,似乎始终背靠大而不倒的神话,拒绝反思,陷入高不成、低不就的泥淖。

有句话说得好,在艰难时期,企业要想获得生存下去的机会,的办法就是保持一种始终面向外界的姿态。若想长期生存,仅有的途径就是要使人人竭尽全力,千方百计让下一代产品进入用户家中。对于HTC来说,或许不应过于沉浸在VR的美好幻想中。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2006年杭州大健康上市后企业
2016年长沙人工智能上市后企业
2014年南宁生活服务企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