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西部新能源疾进遭遇困局

2019/06/13 来源:鄂尔多斯信息港

导读

西部新能源疾进遭遇困局风电厂八年无税收、光伏发电只并一半在广袤的戈壁滩上,烈日和狂风成为如今西部地区发展新能源的优势资源。按照甘肃省

西部新能源疾进遭遇困局

风电厂八年无税收、光伏发电只并一半

在广袤的戈壁滩上,烈日和狂风成为如今西部地区发展新能源的优势资源。按照甘肃省的新能源发展规划,预计到2015年年底,风电装机将达到1700万千瓦,太阳能发电装机将达到600万千瓦以上。而目前,甘肃风电和光伏装机容量分别为640万千瓦和60万千瓦,弃电现象却严重困扰着企业的发展。

甘肃新能源是整个西部地区的缩影。在陕西、宁夏、青海、新疆等多个省,同样在规划着一轮新的大发展。然而电厂与电的建设规划不一致,特别是特高压项目审批缓慢,让大铺摊子的西部新能源普遍面临着上困难、大规模弃电现象。

西部规划疾进

玉门市的风电发展规划,只是整个甘肃省新能源版图上的一部分。作为经济相对落后的内陆省份,甘肃正寄望将新能源产业作为拉动经济的新引擎。

玉门是个石油工业基地,然而随着石油资源日益枯竭,玉门的工业重心逐渐外移。2009年,玉门市被国务院列入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城市名单。

“可以说,新能源产业已经是玉门市转型的支柱产业,现在仍在一个大规模的开发阶段。”玉门市能源局副局长史玉宝告诉《中国经营报》, 玉门被称为“世界风口”,拥有丰富的风能资源,玉门市在新能源产业已经投资了170亿元。

“玉门2013年的风电装机将突破200万千瓦。”据史玉宝介绍,截至2012年年底,大唐、华电、华能等7家大型企业在玉门市已建成投产风电场有17个,总装机容量为192万千瓦。

在当地官员看来,玉门的风电装机还将有大幅提升的空间。据了解,玉门市区风能理论蕴藏量在3000万千瓦以上,其中可开发利用约2000万千瓦,而按照当地政府的规划,到2016年玉门市风电装机要突破600万千瓦——这意味着三年的时间,风电装机容量将是目前的三倍。

玉门市的风电发展规划,只是整个甘肃省新能源版图上的一部分。作为经济相对落后的内陆省份,甘肃正寄望将新能源产业作为拉动经济的新引擎。按照甘肃省的新能源发展规划,预计到2015年年底,风电装机将达到1700万千瓦,太阳能发电装机将达到600万千瓦以上。而目前,甘肃风电和光伏装机容量分别只有640万千瓦和60万千瓦。

弃电困扰发展

原本当地曾承诺所发电量能够“全额收购”,但随着敦煌上的光伏项目越来越多,已经成为一句空谈。

“玉门现在的并风电项目,能够送出去的只有60%~70%。”史玉宝称,风电厂在建成后的8年时间里都不能为地方的税收做出贡献,所以玉门市也在计划引进一些煤化工、电解铝等高耗能产业来消纳本地电量。据了解,酒钢集团已经将一个电解铝项目落户玉门市,每年可消耗120亿~130亿度电,这也将是当地引进的的工业用电项目。

“电力能否顺畅送出,是制约目前企业发展的问题。”中国节能风力发电负责人告诉,目前公司已经投产的项目有50万千瓦,在建的和已获得审批的两个项目共有35万千瓦。由于50万千瓦为特权项目,发出的电能够都送出去,后两个项目送出的难度较大。

“现在地方一方面鼓励大家都要积极上新项目,一方面电建设却严重不配套。”在甘肃省敦煌市,中广核甘肃项目一位负责人告诉,目前公司每天发出来的电只有一半的电量能上。

原本当地曾承诺所发电量能够“全额收购”,但随着敦煌上的光伏项目越来越多,已经成为一句空谈。

中广核敦煌光伏项目的投资为2.3亿元,公司初计算的投资收回期为12年。后来由于光伏组件成本的大幅下降,收回期也相应缩减至8年。但是如今一半的电量都被白白浪费,这也让公司的成本收回期再度延长。

“大家都要上,电为了维持调度平衡,只有让每家都上一半的发电量。”据该负责人介绍,在2009年敦煌的光伏项目只有中广核一家,到2013年6月已经多达16家,从20兆瓦的容量增加到200兆瓦。

配套建设滞后

一个风电项目建成需要1年,光伏发电厂则更快,半年时间就能完工;但是一项330KV的电工程短也一般需要一年半,三者之间不成比例,弃电必然存在。

6月底,国家电 “十二五”规划重点建设项目新疆-西北主联750千伏第二通道工程建成,进入了全面的系统调试阶段。甘肃的一些企业原本寄望于二通道能够送出甘肃的大部分新能源发电。

“但是实际上,二通道主要还是输送的新疆的电,甘肃只是搭个‘顺风车’。另外甘肃一些地方如玉门在电系统上不匹配,能输送的容量并不大。”上述中节能风力发电负责人称。

国家电甘肃电力公司的负责人告诉,为了解决甘肃的新能源输出问题,国家电计划建设一条从酒泉到株洲的800千伏特高压输变电工程,可解决甘肃新能源外送的瓶颈问题,同时也将缓解湖南省的用电压力。

该项目原本计划在2013年6月动工,但是至今相关的“路条”还没有拿到手。

据了解,在2013年春节之后,甘肃电力公司就派了发展策划部部长去北京驻点,公司领导指示“什么时候(发改委)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但截至目前依然没有批复。

一位不愿具名的电力行业人士告诉,2013年以来,由于国家发改委取消和下放了一批能源审批项目,地方发改委在风电和光伏项目上拥有更多的审批权,然而电建设依然卡壳在国家发改委,审批滞后。

该人士称,由于工程造价高以及风险较大,目前高层以及电力界对于特高压项目仍然维持着较为谨慎的态度。

“另外,大部分地方都是先建新能源,后做电规划,而在电力项目和电的建设周期上,一个风电项目建成需要1年,光伏发电厂则更快,半年时间就能完工;但是一项330KV的电工程短也一般需要一年半,三者之间不成比例,弃电必然存在。”上述人士表示。

关键词:

新能源

儿童紫癜
检查化验
生殖器疱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