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萌妻嫁到傲娇首席宠上瘾

2019/06/26 来源:鄂尔多斯信息港

导读

方思然睡醒午觉,去了两个孩子的房间,却没有看到人。www.suucn.com(迅雷书友)下了楼,客厅里也是空荡荡的。房间里没人、客厅里也没人

方思然睡醒午觉,去了两个孩子的房间,却没有看到人。www.suucn.com(迅雷书友)下了楼,客厅里也是空荡荡的。房间里没人、客厅里也没人,那就只能在花园了。她走到落地窗前,往花园里看了一眼,才发现贺弘逸已经回家了,正抱着夜一躺在躺椅上晒太阳,而两个孩子则在离他的不远的阳伞下玩耍。怎么又回来的这么早?他明明从一年前就正式接管了鸿昇集团,可这位大总裁的下班时间却一天早过一天。看着远处的画面,她不自觉的扬起嘴角,真的感觉好幸福啊。不知不觉中,孩子们已经五岁了呢。姐姐叫贺方凝,弟弟叫贺方晨,是孩子们的太爷爷娶的名字。其实,贺尚卿曾经问过方思然的意见,两个孩子要不要有一个姓方?但是,她却婉拒了这个提议,她想让两个孩子都姓贺,因为他们是贺弘逸的孩子。终,贺尚卿就在两个孩子的名字中都加入了她的姓氏。伸了个懒腰,方思然心情大好,喝了一杯果汁,才慢吞吞的走向花园。快走到两个孩子身边时,她才发现有点不对劲。听到脚步声,贺方凝扭过头,一见到她,就笑嘻嘻的跑了过来,嘴里还奶声奶气的叫道:“妈妈、妈妈……”方思然抱起女儿,亲了亲这个小可爱红扑扑的小脸。一起玩耍的小男孩也连忙站起来,斯斯文文的和她打了个招呼:“思然妈妈。”果然……方思然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会陪贺方凝用沙子堆城堡的人不可能是贺方晨。在自家儿子看来,这些小朋友的游戏都太幼稚了。“洛熙,你什么时候来的?”方思然放下女儿,走过去,蹲下身,给干儿子一个大大的拥抱。这孩子才走了两天,自己怎么觉得好像很久没见到了。不等陆洛熙开口,贺方凝欢脱脱的跑了过来,代替他回答了问题:“在你睡午觉的时候,岚妈妈送他回来的。”她之所以用了“回来”这个词,是因为在她的心里,洛熙弟弟就是属于这个家的,只是偶尔会被岚妈妈接走,去陆家作客。也怪不得贺方凝会误会了,毕竟从陆洛熙三岁起,他一年差不多有两百多天住在贺家。说好听的呢,是苏岚那个当妈的为儿子着想,怕他一个人太孤单,就很体贴的为他找了两个伴儿;其实说白了,就是她不放心陆子靖,每次他公出的时候她都要跟着去旅行。苏岚真是当了妈也改不了吃醋的毛病,总要把老公看紧一点才放心。幸好陆子靖当了爸也还和以前一样,就喜欢被自己的老婆这么粘着,所以,他才故意安排了那么多公出,就为了和她一起过二人世界。“原来是这样呀。”方思然拍了拍女儿的小屁股,极尽宠溺,同时流露出些许担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家女儿的嘴太快了,总是喜欢抢话说,才害得洛熙的话那么少。在家里的时候,他总是站在她身边淡淡的笑着;在外面的时候,他不但要守在她身边,还要拉着她的小手,只不过,那张小脸却是酷酷的表情。话说回来,洛熙这孩子的性格,太不像苏岚和陆子靖了,难道是因为他的崇拜对象是贺弘逸的缘故?所以才学了他的一身坏毛病?对家人无限的包容,但在外人面前,却总是一副万年冰山脸。“好了,你们去玩吧。”方思然在两个孩子的额头上各自吻了一下,还不忘警告自家女儿,“贺方凝小朋友,你可不许欺负洛熙哦。”“嗯。”贺方凝乖乖的点了点头,走过去,拉住陆洛熙的手,认真的说道:“只要他不惹我生气。”方思然满脸黑线的看着女儿,恐怕要不了一个小时,他们两个肯定要哭一个了。缓缓的站起身,她走到贺弘逸身旁,从他怀中抱过夜一,怨念的问道:“老公,你又把儿子弄丢了?”她总算舍得过来啦?早已经等得心急如焚却还在装睡的贺弘逸眯开眼睛,向她伸出手,拉她坐到自己身边:“你说那个小宅男?在他的书房里玩电脑呢,我叫他出来玩,他说什么都不肯。”“什么?”方思然一听就炸毛了,她气乎乎的把夜一放回到老公的肚子上,撸胳膊挽袖子做出要去狠狠教训他一顿的架式,“这小子,对着电脑一上午,我好不容易把他哄去睡觉,他居然赶趁我午休时又跑去炒股!看我怎么收拾他……”“算啦,你就随他吧。”贺弘逸可舍不得她走,再说了,那小宅男是跟谁学的?还不是跟她!想到这儿,他面露一丝得意,带着几分赞许、几分自豪的说道:“更何况咱们儿子就是小股神,无师自通,才一年,就用他爷爷给的十八万新年红包赚了几百万,这么小的年纪就不用我给零用钱了,多好啊……”“好什么好!天天对着电脑多累眼睛啊,我可不想他这么小就变成小四眼……我去叫他下来。”方思然甩开老公手,今天谁都拦不住,她一定要打那个臭小子的屁屁。嗯,没错,逮到他,二话不说,直接上手……否则,又会被他用什么理由逃脱惩罚了。论起斗嘴,自己根本不是那个小屁孩儿的对手。“那我陪你一起吧。”贺弘逸放下夜一,跟着她站起身,他可舍不得和她分开,都好几个小时没见了。刚刚要不是看她睡得正香,不忍心吵醒她,他也不用可怜兮兮的在这里和夜一晒太阳了。夜一的爪子一沾地就迅速的跑开了,把自己的主人和猫奴甩得远远的,像道黑色的闪电一般冲回了屋子。“老婆,我看我们不用去了,夜一去通风报信了。”贺弘逸停下脚步,笑得有些无奈,“在我们一家人里,它现在好像喜欢贺方晨。”“夜一!你到底是谁的猫!”方思然气得直跺脚,每次自己一说要教训贺方晨,夜一就会抢先一步找到他,然后他就会抱着猫一脸无辜的出现在她面前。正在堆沙城堡的贺方凝突然站起身,指着不远处开心的叫道:“小叔叔……小叔叔来了……”听到女儿的声音,贺弘逸和方思然同时回过头,看到贺圣杰大包小包的拎着好几个袋子,从大宅的方向走了过来。“小凝凝、小熙熙……怎么少了一个?”贺圣杰不见自己的小侄子,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先把手上的两个袋子分别交给贺方凝和陆洛熙,才回头问道:“哥,小嫂嫂,你们儿子呢?”“一会儿就能看到了,夜一已经去叫了。”贺弘逸现在对这个堂弟已经毫无芥蒂了。方思然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小叔,你下次再送礼物之前,先把我们的房子扩建了,两个玩具房都快堆满了。”“要扩建房子,你得跟爷爷说,让他出钱,为了重孙,他求之不得呢。”贺圣杰笑了笑,在贺家,让贺尚卿头疼的,就是贺方晨这个重孙,总是把他弄得哭笑不得、唉声叹气,“上次家宴时,爷爷问小晨晨想要什么礼物,结果这小鬼说自己已经能赚钱了,什么都不需要。你们是没看到爷爷当时的表情,超级失望啊。”打量他几眼,方思然问道:“小叔,我看你今天的心情特别好呢?”“小嫂嫂就是厉害,这都被你发现啦!”贺圣杰竖起大拇指给她点了个赞,“没错,我今天心情确实不错,我爸和我妈一起去旅行了。”“真的?”方思然听到这个消息,开心的拍了拍手,“真是太好啦!婶婶决定搬回来了吗?”早在五年前,白艳芝就已经搬出了贺家大宅。方思然分娩住院期间,叔叔和婶婶就离了婚,这些还是她出院之后才知道的。不仅仅是因为宗政玉绯那件事让白艳芝心里扎了一根刺,贺天华心里也对自己这个太太颇为不满,认为她贪财、冷血。可是,一旦离了婚,两个人才发现自己心里空落落的,相处了二十几年,早已经习惯了彼此,突然分开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所以,这几年,不论是贺天华还是白艳芝,都在努力的改变自己,希望有一天,可以成为令对方自豪的另一半。“那倒还没有。”贺圣杰摇了摇头,调皮的眨了眨眼睛,“不过,这是个好兆头是不是?”“说不定二叔和婶婶旅行回来之后,直接就从机场回家了呢。”方思然想得比较乐观,她相信爱情可以改变一个人,两个相爱的人终还是会走到一起。“一切都言之尚早,随他们两个人吧。不管他们两个复婚还是不复婚,只要平安、健康就好……”贺圣杰轻轻叹了一口气,突然,他提高了音量,笑道:“啊,来了,来了……”贺方晨抱着夜一走了过来,先是一脸无辜的瞄了瞄父母,才与他打了个招呼:“叔叔。”“是小叔叔,叫叔叔一点也不可爱。”贺圣杰蹲下身,这个小侄子年纪不大,却很有气场,和他的爸爸一样。“你本来就不可爱。”贺方晨打量着他,面无表情的说出事实,当他看到叔叔手上的礼物袋,微微皱了皱眉头,“如果你想送我那种只有小朋友才会玩的礼物,你就直接拿回去吧,我不要。”“你本来就是小朋友好不好……算了。”贺圣杰果断放弃了,论起强词夺理的本事,这个家里谁都不是这个小东西的对手,“你放心,小叔叔知道你喜欢什么,包你满意。”贺方晨犹豫着接过礼物袋,打开一看,顿时面露喜色,说了一声“谢谢”,转身跑开了。“你送的是什么?”方思然看着被儿子扔在地上的礼物,看他的表情,他应该很高兴才对啊。“阿默斯特地幔时钟。”贺圣杰笑着站起身,他知道贺方晨去做什么了,“之前送他的那个他拆了之后好像装不上了,我就又买回来一个一模一样的,让他对比着安装。”“怪不得,我就说那个时钟这段时间怎么没看到呢,原来是让他给拆了。”方思然小声嘀咕了一句,看向身旁的老公,“你儿子昨天围着你的贝尔525转来转去,你小心他哪天把你的飞机拆了。”“他要是真有那个本事,那就让他拆好了。”贺弘逸面露喜色,他近正考虑要换架直升机呢,可又怕老婆骂他败家。要是那个小宅男真对他的飞机动了手,他就以“安全起见”为理由实现自己的愿望了。嗯……要不要偷偷的鼓励一下儿子呢。贺圣杰还有事,就与大家道别了。没过多久,贺方晨兴冲冲的跑了回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帮他拿着工具箱的佣人。以他的年纪来说,那个工具箱实在太沉了,他拿不动。让佣人把工具箱放到圆桌上,他自己从礼物袋里捧出时钟,坐过去,一声不吭的开始拆了起来。贺弘逸看了看孩子们,又低头看向依偎在自己怀中一脸幸福的老婆大人,温柔的笑着,问道:“老婆,你近炒股赚了多少?又买了多少我公司的股份?”“截止到今天上午,我想,我有资格加入贵公司的董事会了。”方思然歪着头,冲着他得意一笑。“好啊,那下次开董事会时,我就向大家介绍一个新股东好了。”贺弘逸拍了拍她的头,当他次听说有人在大量收购公司的股票时,他还真是吓了一跳呢。方思然顿时眼前一亮,开心的跳着脚,问道:“那以后我们就可以经常在公司见面啦,是不是?”“你费了这么大劲儿,就为了这个?”贺弘逸一直没有问她想成为董事的理由,没想到却是这个原因。“嗯。”方思然红着脸点了点头,“我不是说过嘛,如果以后你上班的时候,我也可以偶尔见见你就好了。”“我记得啊。”贺弘逸将她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放在了心里,自然不会忘,“可我也说过,你可以随时带着孩子去公司啊。”“我不想影响你的工作,也不想你被别人说公私不分。所以,成为鸿昇集团的董事,是的办法。”方思然仰起小脸,“老公,我想和你多呆在一起……”“我明白……我也是……”贺弘逸捏着她的下巴,轻轻的吻了下去……

衡水白癜风的医院
沈阳的医院专治牛皮癣
肇庆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绝护枭狂1

下一页:魔兽战神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