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虚实战纪 四十五、身份

2020/01/17 来源:鄂尔多斯信息港

导读

虚实战纪 四十五、身份点缀着许多翠绿植物的宽广院子当中,亭台假山穿插其间,房屋古楼高低错落,任取一处都是比任何园林都要来得优美雅致,然

虚实战纪 四十五、身份

点缀着许多翠绿植物的宽广院子当中,亭台假山穿插其间,房屋古楼高低错落,任取一处都是比任何园林都要来得优美雅致,然而这里却并没有令人心旷神怡的气氛,反而充满了肃穆。院子当中少有几座三层古楼,位于最深处的那一座楼门上挂着一块写了“查察司”三字的牌匾,如此深夜也依旧有一些人进出于院内的各所房屋,却唯独这座古楼周围看不见任何靠近的人影。

这里,正是法殿当中专司调查审判,处理各种与道法界相关事件的“查察司”主楼。

作为与“卫戍司”“调度司”并列的三司之一,“查察司”拥有着比另外两司更大的权利,行事却向来低调隐秘,主楼当中通常都是人迹罕至,更何况眼下时值午夜,了无人烟也是正常。

然而此刻,在三楼唯一的房间之中,却有八个人影肃然端坐。

将手中熄灭下来的耀珠收起,坐于圆桌旁的张寒光扫视了其他人一眼,沉声开口。

“方才海云所说的事列位也都听到了,还有什么话请赶紧说完,那边的后辈可撑不了多久。”

能让张寒光以如此严肃的语气对待,在座众人的身份自然是一目了然。

五大世家长老尽皆列席,却没有一人居于首座,坐在那里的反而是三个面色肃然的中年人,但五个世家长老却没有谁对此提出意见,因为那三人的衣领上都有一个一样的徽章。

神情冷淡的孙家家主看向为首的那个中年人,以近乎没有起伏的声音向他开口道:“陈掌司,你继续吧。”

为首那人闻言便向孙家家主礼貌颔首,然后看了看坐在他左右的两人一眼。

这三人,正是查察司的三位掌司。

能让五个家主都如此凝神细听的人可不多,不说道法界,就算加上凡人世界,恐怕也就只有极少的一部人而已了,而这三位掌司便正属于那极少部分。

虽然整体地位不如身为五大世家家主的五个长老。但是在某些方面查察司的掌司却拥有着五大世家也无法比拟的权利,再加上他们职务的特殊性,这三人在道法界便一向备受敬重,其话语分量也是极重。故而能与世家长老平起平坐,甚至略高一筹。

知道学院那边时间紧迫,陈掌司并没有让五位世家长老静等,淡淡一眼与身旁两位掌司达成共识后,他便看向五位长老。沉声叙说。

“那么我就继续了。近来魇魔动向古怪,不仅表现在学院里的数目不断变多,也表现在凡人世界,尽管之前在凡人世界的数目一度锐减,但这段时间它们又一次开始增加了,虽说在执行者与诸位长老监管之下它们不可能掀起什么大风浪,但这并不是好兆头。而且,它们的行动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杂乱无章,而是逐渐汇集一处,行事也变得有规律起来。个别地区的魇魔甚至纪律严明宛如军队,明显有人正把它们聚拢控制。而那个人,极有可能就是‘魔’。”

关于魔的事情张龙潜几人早就报给了学员会,法殿自然就从掌管学院的长老会那里获知了详细情形,因而听到陈掌司提起那个“魔”,五位长老并没有显得意外,左家家主左汣宁肃然问道:“关于魔的身份有什么线索了吗?”

陈掌司沉默了下来,坐在他左侧的掌司则回答道:“法殿当中并无记载,不过调出许久以前的古籍后总算找到了些许线索,目前能够确定‘魔’在过去也曾出现过。但已经是一千多年前了,尚不清楚现在这个‘魔’是其继承人还是本人,不过考虑到已知的相关记载……是本人的可能性很大。”

一千多年前的人能活到现在?

对此没有谁提出疑问,因为在座的人都明白。身为查察司的掌司既然会说出这样看似荒诞的话,那就必然有着足够的依据。

“不知曹掌司所说的‘相关记载’是?”

扫视了在座的几人,曹掌司面色凝重,沉声开口。

“‘以五日锻造漆黑秘宝,似剑而非剑,不惧五行。锋锐无双,其后不知所踪’。”

刹那间的沉默,众人眼中皆是显出愕然之色。

即使没有清楚的点出那法宝的名字,但所有人都明白这句话当中所描述的是什么。

——这世间再也找不出第二件不惧五行的秘宝了。

空气一瞬间变得凝重而压抑,一声难掩动摇的低叹不知自何人口中发出。

“……五行剑。”

一字一顿,皆是沉重无比,却正是如今五位见多识广的老人心中所写。

也难怪三位掌司会推断这两个相隔千年的“魔”极有可能是同一个人了。

五行剑虽然一度为妖王“狼王”的武器,令道法界众人无法摸清其具体的能力,但是在无数次与狼王的交锋之中,五行剑所表现出的威力却是毋庸置疑的,甚至连修炼“无上天道”的七真人都不得不避其锋芒,联手之下才终于打败狼王,将这样的法宝排为第一秘宝没有谁会觉得有所夸大。

秘宝威力如何,与制作者自身的实力息息相关,如果能制作出五行剑那种程度的秘宝,那个人的实力也就可想而知,活到现在也并非完全不可能。

而且,如今那个魔将人类改造成的魇魔也如同五行剑那样,不惧五行。

但是,所有的一切线索都仅来源于文献记载而已,就此完全相信未免有些欠妥,于是孙家家主冷声询问道:“三位掌司必定亲自过目,不知那些文献准确性如何?”

右边那位一直没开口的掌司果断回答:“皆为学院止波阁顶层所藏。”

“也就是说,真实性不容置疑……”低喃一声之后,孙家家主看向了张寒光,“寒阳真人,恐怕我们得改变一下做法了。”

他没有明说什么事需要改变做法,但是在座几人却都明白他的意思,于是几位长老都沉吟着开了口。

“孙家主说得不错,这已经不是‘将五行剑控制在手中以便随时应对阴阳眼’的问题了,如果五行剑真是这个魔制作的……”

“必须尽快控制住五行剑。”

“如果寒阳真人不忍心的话……”

一双鹰目之中满是阴冷之色,苍家家主眯起眼睛看着张寒光,不待他说完,张寒光便沉着开口。

“不需苍家主提醒,老夫知道该怎么做。”

只一句话,便止住了所有人的话语,张寒光看了看其余三位家主,又看向三位掌司:“三位还有什么要事吗?”

“没有了。”

“那么,学院那边时间紧迫,老夫就先行一步了。”

看着说完便起身大步离去的张寒光,谁也没有出声阻止,只有凝重的气息弥漫在整个房间之中。(未完待续。)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东院怎么样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医院怎么样
治癫痫的药物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西安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