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两个书包童话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鄂尔多斯信息港

导读

在一家超市里,二楼卖文具的地方,几排书包挂在墙上,差不多和一张铺平的床单一样宽大。什么颜色的都有:红、黄、绿、白、深灰、浅红等。这是他们的主

在一家超市里,二楼卖文具的地方,几排书包挂在墙上,差不多和一张铺平的床单一样宽大。什么颜色的都有:红、黄、绿、白、深灰、浅红等。这是他们的主要颜色。在其他各种颜色的搭配下,书包更加美观了。    天花板洁白得发光,许许多多的筒灯象一个个太阳一样整齐地分布满在上面发出耀眼的光。室里亮丽、宽敞、舒适。地面上慢慢走动着选购商品的人和载满商品的货架清晰地倒映在天花板里。书包们看上去五彩缤纷,真象挂在那儿的是一张大花毯,格外惹人的眼。    书包们有好几种牌子。从中间隔开,左边是名牌的,右边是普通的。不用走近,站在远处观望,那些是名牌的,那些是普通的,哪个书包好点,哪个书包差点,一目了然。每当被买走一个,售货员又及时加一个同牌上去。    文具、服装、鞋子和蔬菜不一样。蔬菜当天买了当天吃,天天都会有许多人来买,它们常常能用几个月年把、甚至是两三年,很少有人。它们用来装书,空荡荡的都觉得没有意思,渴望早一点被买走。每当来一个顾客,它们便争先恐后地冲他们大声喊道:“买我吧!——”喊得桑子都哑了也不觉得累。可尽管他们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喊声对于人来说实在是太微弱了,根本就听不见。    一次,一位年轻妈妈带着她的儿子,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仔细地观望书包们。看她的样子肯定会买一个。    书包们都拼着命大声喊道:“买我吧!——”谁都希望被买走。    把所有的书包看了一遍,年轻妈妈把目光定在上面的一个名牌书包上。她把他取下来,把他周身看了一遍,用手捏了捏,觉得布料也还可以,让小伙子背上正合适,便把他买走了。    第二排的那个蓝色的名牌书包,刚被售货员挂上去。在他的旁边是一个普通的灰书包。蓝书包没中她的意,感到十分气恼,一会儿后气恼就填满了他的肚子,就要往外泄了。    “都怪你!你叫什么嘛?要是你不叫,她听见我的喊声没准就会买我的。她穿得那么华丽,皮肤光滑细嫩得象天花板一样发光,肯定是有钱人。你以为她会买你吗?”蓝书包埋怨地对灰书包说。可会书包没注意到。    见没人回答,灰书包才问:“你是说我吗?”    蓝书包轻蔑地回答:“除了你还会有谁?真不知羞!”    “怎么?你认为只有你配让有钱人买吗?”灰书包反问道:“我同样是书包,你瞧,我和你一样大小,也能装下他的全部教科书。”    “这我肯定。”蓝书包回答。    “那我为什么不配让有钱人买呢?”蓝书包还没把话说完,灰书包不平的不明白地问。    听了,蓝书包忍不住好笑,大笑起来。    “你为什么笑呢?”灰书包更加迷惑不解了,把四周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可笑的事物。    “你以为——,”蓝书包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象你们,用普通的布料做的,看上去一点都不高贵,才值几分钱的书包也配住在她那明丽、高雅、舒适的房子里?”说罢,更加笑得厉害了。    灰书包看着蓝书包笑得前仰后合,心理真是很不平。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它嘀咕道,“我也是书包,同样能装下许许多多教科书,有钱人为什么就不会买我呢?为什么我就不配住在明丽、舒适、高雅的房子里?难道这一切就仅仅是因为我的布料普通、不值多少钱、看上去不高贵?”    “你知道就是了。”蓝书包回答,“象她那样的有钱人,才不在乎多花几十百把块呢!有钱人买东西总是挑好的,觉得有面子。我的布料名贵、很耐磨,乱用个一两年也没问题,这些你都不能和我相比。我想你多能用个几个月,超不过半年便破破烂烂得无法用了。也正是因为这些优点,我们广泛受到人们的喜爱,成为了名牌。当然,也只有我们这样高贵的书包才配住在那样的房子里,适合他们用。”    “你们适合住在农村的房子里,暗淡、朴素,毫无舒适可言,”蓝书包又忍不住好笑起来,“简直就是糟糕透了,根本不能和我们的相比。”    “而且,我们将会背在名贵的衣服上,”蓝书包得意地说,“搁在名贵的比天花板远远还要光亮的书桌上。而你们的完全不一样了,衣服平常,甚至是朴素得起了皱,陈旧得油漆剥落掉了的破饭桌则是你们的书桌。”    灰书包却一点都不羡慕蓝书包,也不在乎暗淡、朴素、毫无舒适的环境,他只想早点有人把他买了去装满教科书,觉得这才是快乐的事情。他默默不语了,耐心地等待着。    每隔几天,便有人来买走个把两个书包,有钱人买名牌的,没钱的买普通的,可灰书包不喊了。他想:自己合他的意,他才灰买你的,你大声喊有什么用?这样只是累了自己。来的是有钱人,蓝书包就想,他总算有自知知明了;来的是普通人呢,灰书包还是没有喊叫,蓝书包就以为灰书包自知出生低微,心理很难过,不愿跟他去受苦。    终于,蓝书包也被看中了。买他的是一个年轻太太,穿着华丽的衣服,一双浅灰色的高跟鞋发出耀眼的光,耳朵上挂着一对纯金制的精美耳垂,皮肤嫩白润滑得象天花板那样发光。一眼就能看出来,她是有钱人。    “怎么样?有钱人是不是喜欢买名贵的?”年轻太太提着蓝书包离开这儿,蓝书包高兴地冲灰书包喊道。可声音太微弱了,灰书包一点都听不见。    望着蓝书包逐渐远去,灰书包羡慕极了。    一切果真如蓝书包说的,他主人的家明丽、高雅、舒适。刚走进屋,她便唤来她的女儿试背为她买的新书包。刚好合适,小姑娘高兴地笑了。    小姑娘高兴地走进房间里。一张浅黄色,带有两个抽屉,浑身光亮的书桌靠窗放着。桌面上乱七八糟地放着一个破书包:许多地方明显磨损,主链和一个小包的拉链已经滑链,三本教科书和作业本、一支铅笔、一个MP3;刚才她正一边听音乐一边做作业。小姑娘取出里面的书本、一个精美的文具盒、一把长尺、一个三角尺和一支断了铅芯的铅笔,把它们胡乱地塞进新书包里。    “哎哟,轻一点!”她每放进去一样,蓝书包都被刮疼得尖叫道。    然而,小姑娘并不听他的;她也听不见。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窗外灯光璀灿,美丽极了。本来蓝书包还感到有些疼,可看到美丽的夜景,便忘掉了疼,脸上还露出幸福的微笑,以为自己从此过上幸福的日子了。    第二天天刚亮不久,闹钟突然“嘟嘟”地响起来,刚好七点了。一会儿过后,小姑娘被吵醒,却懒得起床。这样过了十多分钟,才甩开被子,穿好衣服,床也不整理——她的妈妈为她整理,就开门出去了。过了十几分钟,小姑娘洗漱了脸嘴又走进来,把新书包拉到背上背好,上学去了。    “哎哟,轻一点!你这样弄痛我了。你一定要记住,下次得轻轻地把我提起来,恰当地背在背上。”当小姑娘拉起新书包时,蓝书包又喊道。可小姑娘什么也没有听到。    小姑娘的家离学校有点远,上学去学校放学回家都得乘坐校车。小姑娘站在马路边没等多久,车便到了。她跨上车,挑了个空位就一屁股坐下去,把蓝书包紧紧地压在塑料椅背上了。蓝书包被压得喘不过气来,连忙喊:“别这样啊!你得先把我取下来,放在你的双膝上才行,你这样会把我全身弄伤的。”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可小姑娘不但不听他的,反而还把身子扭了扭,因为她没有坐好。    “真是个残酷的小姑娘,竟然这样虐待人!”蓝书包无可奈何地说道。一路上,蓝书包忍受着极度的痛苦,终于忍不住想:“没有想到有钱人家的孩子是这样的,这样过不了多久,我便会被折磨死的。普通人家的孩子可能会善良点吧?不会这样虐待人。那里居住的环境虽然很差,远远不能和她家相比,但住在那儿总比要在这里受这样的罪好得多。我要是一只普通的书包该多好啊!”恨不得一切真象他想的那样。    校车花了十几分钟才抵达学校,可对于蓝书包来说好象过了十多天理!    小姑娘和许多同学走进教室,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把书包取下来顺手就往课桌抽屉里一塞。    “哎哟,你可不能这样蛮干啊!”蓝书包又痛得尖叫,接着哀求道:“你得对准抽屉后小心翼翼地往里面放。你这样刮伤我了。”可有什么用呢?小姑娘根本就听不见他说话。    上课期间,小姑娘取书和文具一点都不顾惜书包。蓝书包每次都被刮痛得尖叫,并哀求小姑娘对他友好一点。可有什么用呢?放学了,小姑娘又从抽屉里把他拉出来,蓝书包同样被刮痛得尖叫,并哀求小姑娘,车上和来时一个样。回到了家里,她把书包从身上再扯下来,远远地扔到沙发上。她看样子饿极了,迅速朝饭桌边跑去。    "哎哟!哎哟!摔死我了,真没想到有钱人家的孩子这么残酷。才一上午,我便被刮得遍体鳞伤,再这样下去,我肯定活不多久了。”蓝书包悲哀道,心想普通书包居住的环境差,却肯定不会象他这样受苦,十分羡慕普通书包们,“唉,要是我也是一只普通书包该有多好啊!”    每一天,蓝书包都在痛苦中渡过,不到半年他已经破烂不堪了,背上的两个小包都滑了链。年轻妈妈只好又为她买来了一个新的,他同样是名牌的。于是,小姑娘又把蓝书包里的书本和文具取出来装进新书包里,把他扔进了马路边装垃圾的大铁槽里。蓝书包静静地躺在垃圾上,半年多来阴沉的布满皱纹的脸上次露出了微笑。因为这里虽然又脏又臭但他却不再感到痛苦了,觉得比住在华丽、舒适、高雅的房间里要好得多了。    现在,我们回过头去看看灰书包吧。蓝书包被买走几天,一位衣着普通、皮肤粗糙的年轻妈妈把他买走了。她回到了家里,同样立即唤来儿子试背为他买的新书包。小伙子一脸的喜悦,小心翼翼地把他背在背上,他好象是鸡蛋,生怕弄碎他。书包也刚好合适,他望着妈妈高兴地笑了。    他走进自己的睡房里。一张陈旧的表面几乎剥落完了红漆的饭桌靠床头放着,它是他的爸爸专门搬来给他学习的。桌面上整齐地搬放着一个红色的书包、一本《新华字典》。那是一只很普通的书包,仅售二十几元。什么地方破了,他便让妈妈把它缝好,直到再也不能缝,到现在他已经背了快两年。    走到桌边,小伙子把书包小心翼翼地取下来轻轻地放在桌上,接着又小心翼翼地把旧书包里的教科书和背上的小包里的几把尺子、一支用去了一半的铅笔取出来放进里面。    “他对我实在太好了。”灰书包高兴地笑了,“房间的确暗淡、朴素,不过很整洁,住在这里也十分舒适,又有这么好的主人,我这一辈子心满意足了。”    小伙子的家也离学校较远,上学放学都必须乘坐校车。他却完全与小姑娘相反:在坐在座椅上前,他先把书包取下来,放在他的两条大腿上,取放书包进抽屉时,慢慢地、轻轻地,不让他刮着抽屉。每当这样的时候,灰书包就不由得高兴地笑了。这一整天,灰书包都沉醉在幸福当中。    灰书包幸福地生活着。差不多一年了,他也还好好的。快一年半了,才在背带与包身连接的地方拉了线。小伙子拿去让妈妈缝好它。    “谢谢你。”灰书包被感动得哭了。他本来正为这件事难过,担心被扔掉。    书包什么地方破了,就让妈妈把它缝好。就这样,直到再也不能缝了。小伙子已经背了他两年多。     共 432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看性障碍因素进行护理
黑龙江的医院治男科
云南的治疗癫痫医院
标签

上一页:高考之后

下一页:有你的日子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