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乡土小说君如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鄂尔多斯信息港

导读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江北楚龙市庄严的法庭上,被告席上坐着一位三十多岁的少妇。确切地说,她是一位老姑娘。她叫林君如。只见她披肩的乌发略显凌乱,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江北楚龙市庄严的法庭上,被告席上坐着一位三十多岁的少妇。确切地说,她是一位老姑娘。她叫林君如。只见她披肩的乌发略显凌乱,漂亮的容颜有点憔悴,观其神色,很是倦意。人们猜测,这要不是在法庭上,她一觉定会睡得很香很长。  女法官清了清嗓门:“你有上诉的权利,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没有,杀人后本来想自杀的,但我想在我死之前见上我的恩人黄狗哥哥一面,现在我的一切愿望都已达成,我只求速死,”林君如神情异常的坦然,死对她来讲犹如送她回家一样。因为她太累了,她好想回到童年的时光依偎在父母的怀中甜甜地睡上一觉。  女法官举起庄严的法槌,“现在判决如下:根据调查取证和本人的供词,犯罪嫌疑人林君如系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  “不!不!她不能死!杀人罪不在林君如,让我替代君如去死吧,……”旁听席上一位约莫五十出头满脸沧桑的男子声嘶力竭地喊道,法庭内一片哗然。  “肃静,肃静!你是谁?你想说什么?你慢慢说来。”全场顿时鸦雀无声,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喊话的人。  只见男子满脸泪水,泣不成声地诉说着。    喊话的人是江南洪桥市洪桥村人,人们都叫他老王头。因为父亲是独子单传,在他出世的时候父母生怕他有个什么闪失,农村里就数狗啊猫的好养活,所以给他起了个小名叫黄狗。他的性格正如他的名字一样,为人憨厚忠实,且是个老实出了名的人,除了父母叫他黄狗以外,别人都叫他王老实。  60年的时候,这时黄狗已经是四个妹妹的大哥哥了。上面还有老祖父母,这要是在现在,一家三代同堂那一定是其乐融融,可是正逢灾荒之年,饿殍遍野,尽管黄狗家除了两个小的妹妹没能挣工分自己糊口之外,日子是过的还是捉襟见肘,苦不堪言。黄狗成了家里的顶梁柱,26岁了还没成家,你想啊,肚子都填不饱,那里还顾得上娶妻成家。姊妹五个,都是能吃饭的主,老祖父母为了几个孙子孙女,每天只喝一点菜糊粥聊以度命,不久双双离去。  日子虽然过得紧巴,但见有的人家为了度命,去偷集体地里的菜和粮食,父母常常教育子女,人穷志不短,哪怕饿死,我们也不能干那偷鸡摸狗的事,那样不仅会被人看不起,还会丢了祖宗八代的脸。可这时父亲由于饥饿,两腿水肿,眼看父亲奄奄一息,黄狗牙一咬,没跟父母商量,深更半夜爬起来去了大队堆稻谷的粮仓。谁知被巡逻的发现,在一片“抓贼”的喊声中,王老实慌不择路,摔下围墙,不偏不倚一屁股跌坐到地上一块尖尖的石块之上,当时黄狗那隐讳之处疼的豆大的汗珠直掉,也没敢吱声。……粮食没偷着,黄狗却在家里躺了一上午,那东西肿的能跟长白萝卜比粗。父母问黄狗怎么了?黄狗咬着牙说“没怎么,”走路时还尽量避免被人看出什么端倪来。忍着疼痛,还要出工,否则每天度命的粮食也分不到。却不知,那传宗接代的器物却从此失去了意义。  不几天黄狗的父亲在妻子儿女的一片地働山摇的哭喊声中撒手人寰。    这天黄狗的妈妈在外面带回了一个蓬头垢面、饿倒在河滩的女孩,黄狗的大妹说:“妈,你真是,自己一家人都饿得要死,你还领回一个吃口粮的!”黄狗的母亲没说什么,心中自有打算。“快打点水来给她洗洗,然后将晚上吃的野菜糊盛一碗来给她喝。”  尽管大妹嘴里这样说,可她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帮母亲捡回来的女孩打盆水洗干净,再帮她梳梳头,一家人都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哇,原来这小女孩就像是画子上画的一样,好漂亮哦,连只有七岁的小妹妹都说:“妈妈,这小姐姐是你说的故事里的神仙姐姐吗?”  洗好脸,二妹盛来一婉菜糊,漂亮女孩狼吞虎咽的吃完,末了还用手指将粑在碗边的残留粥撩了撩。  黄狗的妈妈用手拉过女孩:“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女孩忽闪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我叫林君如。今年十五岁。”  “你知道你的家在那里吗?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流浪?”  听见黄狗妈妈的问话,林君如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簌簌地往下掉着。    林君如在家是独生女,爸爸是江北楚龙市市长,妈妈是楚龙市一中的校长。  不久前的一个晚上,夜深人静,林君如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爸爸和妈妈两个人被一帮人反扭着双臂冲出门去,君如吓坏了:“爸爸,妈妈,”  “君如,别怕,爸爸妈妈很快会回来的。”爸爸边被那帮人推搡着向前走边回头对君如说着。  君如冲了出来,死死地拉住爸爸和妈妈“你们为什么要抓走我的爸爸妈妈?你们这群强盗!”  那帮人掰扯开君如的手,不顾君如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将君如的爸妈推上停在门口的一辆军用敞篷吉普车,“君如,哪儿也不要去,在家里等着爸爸妈妈”林君如的妈妈丢下一句话,敞篷车一溜烟的不知了去向。  君如在家里眼巴巴的等着爸爸妈妈,都两天了,还没消息。君如来到爸爸的市委办公楼,静悄悄的不见人影,值班老人见四下无人,“君如,你爸爸被打成右派,已经关起来了。”  “什么是右派?”  “我也说不清楚,右派就是反革命。”  “我爸爸怎么可能是反革命?”  “嘘……丫头,赶紧回家去吧,外边很乱!”  君如又来到妈妈所在学校的一中,得到的是和爸爸单位一样的答复,只不过有一干部摸样的人告诉君如,“你妈妈生病了,过几天我们会送她回去的。”  原来君如的爸爸在被抓的当天夜里,与那帮审讯他的人据理力争,不承认欲加之罪,那帮人恼羞成怒,狠狠地抽打着君如的爸爸,爸爸的牙齿也被这帮人打得脱落了几颗,爸爸拧断不弯,一口带血的吐沫啐到审讯他的人脸上,那人暴跳如雷,甩起一拳,将君如的爸爸打得一个趔趄没站稳撞在铁的档案柜拐角上,头上鲜血如注,眼睛一闭,没了气息。妈妈得到好心人告知的这一情况,当时就晕倒在地,那帮人还说她抗拒革命——装死!    天已经很晚了,跑了一天的林君如捂着被子好一阵痛哭。  直到第四天,妈妈被人抬回了家。君如见妈妈脸色蜡黄,犹如病入膏肓的模样,惊恐不已:“妈妈,你怎么啦?"  妈妈几近半昏迷状态,在女儿君如的哭喊声中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一见君如泪眼婆娑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忍不住心酸,发出极其微弱的声音:“你爸爸已经死了,记住,害死你爸爸的人叫黄陂,中等个子,不胖不瘦,左耳边有一块朱砂痣。妈妈看样子也不行了,你赶紧过江去,到洪桥市找你爸爸的老战友李明叔叔,他是洪桥报社的编辑,你去找他就说你爸爸的名字,他会收留你的。从此后你要埋名隐姓,以防坏人斩草除根加害于你。”  “我不去!我要呆在妈妈身边。”  妈妈听女儿这样说,一急,一口气没转过来,脸憋得漆紫,君如吓坏了:“妈,我听你的,我去就是了。”第二天晚上,君如起来想倒水给妈妈喝,却怎么也唤不醒妈妈,妈妈已经悄然离世了。在一阵呼天呛地的哭喊声中,好心的邻居们帮君如来到妈妈的单位找人将妈妈掩埋了。  几天的时间,爸爸一去无回被人致死,妈妈也匆匆离世,君如一下子失去了两个亲爱的人,成了一个无依无靠孤苦伶仃的孤儿,霎时间犹如天塌地陷,痛不欲生。    君如含着眼泪依依不舍的回头望着自己家的房子,踏上了寻找爸爸老战友的路程。从没出过门的君如来到江边,家里已经被那帮人洗劫一空,身上仅有邻居们凑合的几元钱,灵机一动,跟在一对夫妇后面混入船舱,来到江南,十五岁的君如脚踩生地,眼观陌路,不知何去何从,问人洪桥市在哪?知路途还很遥远,且走一截歇一截,夜晚就在能躲风避雨的地方双手抱膝眯上一晚……其中苦楚好不心酸。待找到妈妈所说的地方一打听,编辑部已经被贴上封条,李明叔叔不知下落。听人说李叔叔也是右派,被送往劳改农场了。君如此时叫天天不应哭地不灵,身上的几块钱也用完了,吃没吃的,喝没喝的,想回家却路途遥远,此刻饥饿难忍,两腿酸软,再也没有力气往前走了。呆在洪桥的河边捧了几捧水喝下,似乎肚子的饥饿感好一些了,坐在河滩上对着河水呆呆出神,只见远处一位老人在水里捞着什么,看着看着眼前一片模糊,倒在河边迷迷糊糊的昏昏睡去。  ……不一会,君如赤着脚,在海边的沙滩上跑着,爸妈在身后追着,直逗得君如开心极了,忽然一个浪头卷来,将自己卷入水底,半天透不过起来。好不容易游出水面,却不见了爸妈,一抬头他俩正在往前飞快地飘着。“爸爸,妈妈,你们要去哪儿?爸爸,妈妈,你们不要我了吗?”君如拼命地喊着,嗓子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给掐住了一样,怎么喊都发不出声音,爸爸妈妈在君如的视线里渐行渐远。    黄狗的妈妈正在河水里试着看能不能捞到蛤蜊回家充饥,一看河边上一小丫头倒在地上,知道肯定是饿昏了,用手在她的鼻子上试了试,还好,有呼吸,“姑娘,你醒醒!”君如正在千呼万唤爸爸妈妈的时候,却听见另外一个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呼唤着。    黄狗的妈妈唤醒了君如,将她带回了家。    林君如一边说着一边不由的伤心的抽泣起来。  听着林君如的哭诉,老实强忍着泪水:“君如,别伤心,以后你就是我的妹妹。”  “嗯,黄狗说得对,以后呀你就把这当成你的家。”  由于饥荒,人们能吃的吃,不能吃的也是吃,金刚刺,巴根草、树皮以及坟茔堆里长得有毒菌类,都采来充饥,好一点的树叶、金刚刺都省给君如吃,后来除了二妹和君如,都得上了怪病,疑似绞肠痧,一时三刻三个妹妹也相继死去。  这年的冬天,实在是找不到吃的东西了,黄狗的妈妈在山上挖来观音土和着树皮做粑粑,吃的一家人屎都拉不下来,就这妈妈还省着给黄狗、君如和二妹吃,不久便病倒了,病床边,妈妈拉着黄狗和林君茹的手;“黄狗啊,妈妈本想捡回林君如给你做老婆的,这一天我怕是见不到了,好好地待君如……”没过几天,妈妈丢下两个子女和君如,凄然离去。    一年内,由于饥饿老天一下子夺走了黄狗家的六位亲人。    剩下黄狗、二妹和君如三人相依为命。转眼林君如已经二十一岁了,正是文化大革命运动掀起的时候,打听到李明叔叔所在的农场,君如跟黄狗商量:“哥,我想去农场看看李叔叔。”  “听说外边乱的很,要去哥哥陪你一道去。”  “丢下二姐一人在家那怎么行?”  “那我们三人一道去。”  “也好。”  三人来到李明所在的劳改农场,李明正在地里锄地,见着李明,君如眼泪簌簌的往下掉着:“……情况就是这样,妈妈临死的时候告诉我是一个左耳边有块朱砂痣叫黄陂的人害死了我的爸爸”  “哦,是黄陂,听收音机里报道,这个人是左派红的发紫的人物。”  “李叔叔,我一定要报这个杀父之仇,不雪此恨,誓不为人。”  “你一个女孩子,又怎样斗得过他?我想你爸妈希望你平平安安的。再不这样,待我出来,我们再行计较,好吗?”李明想劝阻君如。  “不行,我不能连累您。这次我就是想来看看你,也不枉我来找你一场。”  “丫头,凡事要多长个心眼,你看我和你爸妈就是因为直来直去落得如此下场!”见劝不住倔强的君如,知道君如报仇心意已决。李明只好叮嘱着。  “李叔叔,你放心,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  这天晚上,君如来到黄狗房间往黄狗面前一跪,“哥哥,你们一家的大恩君如铭记在心,君如这就想离开你,自谋生路……”  没容君如说完,黄狗慌忙扶起君如:“君如,你这是从何说起,几年来,我们情同手足,也没把你看外呀!你想干什么,哥哥能帮到的绝不袖手旁观!”  “哥,蒙你们的收留,君如已经是二世之人了,我要去找爸爸的仇人报仇,这是我此生的心愿。”  “不行,老天既然把你送到我的身边,你就是我黄狗割舍不掉的亲人,我不会同意你一个姑娘家去冒险的。”黄狗一反平时的温顺脾气,口气很坚决。  君如知道,直接离开已是不可能的了,此去不知还能不能回还,还是个未知数。想起黄狗一家对自己的恩泽,无以为报,脑海中想起黄狗妈妈临终之前说的话,……君如心中主意已定。  第二天晚上,二妹不在家,君如又来到黄狗的房间。  “任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同意你走的。”见君如径直来到自己的房间,黄狗首先封住君如的嘴。  “哥哥,知道你不会让我走的,那你就让我和你成亲吧!”  “这……”  “妈妈在世时,不是让我成为你的老婆吗?”  “……”黄狗不知道如何说好。  黄狗沉思了一下,红着脸:“我已经不是男人了!”  君如以为黄狗在拒绝自己。“你要是不答应我,我立马就走。”  “我说的是真的,”  “你怎么就不是男人了?”君如边说边坐到黄狗身边。  “我……”黄狗站了起来,欲言又止。  君如从黄狗的背后一把抱住黄狗。君如感觉到黄狗的身子在微微地颤抖着。 共 726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医院怎么治疗附睾炎呢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好的癫痫病医院
标签

上一页:望月思秋贵妃梦

下一页:寂寞荷塘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