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冲天斗神 第一百三三节 祸端

2020/01/16 来源:鄂尔多斯信息港

导读

冲天斗神 第一百三三节 祸端“不要再说了。”卢经摆了摆手,打断卢葆业的话。他显得很是疲惫,苍老的脸上全是灰白,就连眼睛也难以睁开:

冲天斗神 第一百三三节 祸端

“不要再说了。”

卢经摆了摆手,打断卢葆业的话。他显得很是疲惫,苍老的脸上全是灰白,就连眼睛也难以睁开:“这件事情与你无关,与卢家任何人都没有牵连。饲料不可能出错,那些荒兽也不会集体自杀。都说终日打雁,必被雁啄。此话为父信了。”

卢葆业呆了一呆,下意识地问:“您的意思,那些荒兽本来就有问题?”

卢经叹了口气:“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神奇绝妙的手法。年轻的时候,为父在南疆行商,曾经见过当地苗人操纵蛊虫,把活人生生变成白骨腐肉的可怕手段。他们若是要人死,你绝对不会察觉半分。那简直就是毫无预兆,前后时间也不过几个时辰。现在想来,杨天鸿很可能也是用了蛊虫之类的手段,实施在这些荒兽身上。可笑我们毫无察觉,还按照他的要求,请来了顺天府和京城各大牙行,当面办理了荒兽交割文书。现在荒兽出了问题,杨天鸿早已从中摆脱得干干净净。”

卢葆业张大了嘴,良久,他艰难地说:“这,这是一个陷阱?”

卢经沉重地点着头:“也是为父被那些荒兽迷花了眼睛。我早就应该想到,避水金睛兽和玄天骏两种珍贵稀罕的荒兽品种,绝非随随便便就能捕捉。而且,一捉就是十几头。若是换了别人,必定会用别的荒兽抵偿债务。再不济,也会把这些荒兽运往其它州府卖掉。我一直觉得杨天鸿过于年轻,这些问题也许一时间考虑不周,也心急如火想要尽快与我卢家解除婚约。没想到此子手段竟然如此狠毒,一步步结为连环扣,上下衔接如此紧密,就连我也没有看出其中的端倪。现在,拍卖会的消息已经放了出去,到时候我们必定连一头荒兽也拿不出来。真想不到,天下间竟然有如此心狠手辣之人。杨天鸿这不仅仅只是泄愤。他是要我卢家上下满门抄斩。尽数灭口啊!”

卢经一副悲痛至极的神情。他全然忘记了,当时是谁定下高达八百万两银子的天价赔偿金?又是谁手持婚书一再要挟?

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自己施毒计盘算别人的时候,从不觉得自己毒辣,只会认为理所应当。反过来。当同样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又会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凄惨的那个苦命人。咒天骂地恨其不公,叫嚣什么若有来生定要毁天灭地,将构陷自己的对手全家杀光。挫骨扬灰。

卢经用颤抖的手握住儿子肩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带着决然和狠厉,说:“这件事情瞒不了多久。你现在就去召集族中心腹,收拾细软。明天一早就带着亲族财货出城。前往秦国。记住,二房、三方那边千万不要泄露半点消息。杨天鸿编织的这个陷阱很深。必须要有不少人死在里面。你从商一道并不弱于为父,只要保住你这一脉,卢家日后总有翻身的时候。”

卢葆业显得很是慌张:“父亲。你不跟我们一起走?”

卢经似乎看透了儿子在想些什么:“我得留下来为你逃亡争取时间。前后不过三天,你带着财货一路沉重,走不了多远。这次招惹的麻烦很大,太子、户部尚书、景宁王、静安公主、老金,还有老黑……无论****还是白道,都想要把我们卢家剥皮吃肉。为父留在这里虚以应待,至少可以拖住他们三天时间。记住,东西尽量拣最好的带走,府中地窖里积存的银两全部扔掉,只带黄金。”

卢葆业再次怔住:“黄金……”

天下各国金银兑换比例都一样,金一银十。

卢家乃是豪门巨富,历年来,积攒了好几万两黄金。

钱庄这个行业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已经没有任何证据可考。不过,往来于各个钱庄之间的银票,的确为豪商巨富提供了不少便利。尽管如此,各家豪门贵人仍然喜欢在家中积攒现银。即便是寻常人家,家中也存有几十两银子备用。卢家积存的银两更多,林林总总计算下来,至少有三百万两。为此,府中专门挖了几个地窖,把银块装在陶土坛子里,密封深埋。即便遇到地震火灾,房屋倒塌,这些银钱也不会损耗半分。只要挖出来,卢家上下又能很快恢复以往的富贵。

三百万两银子是什么概念?

那是多达吨位以上的庞大数字。若是用马车装运,至少需要二十辆。

杨天鸿赔偿卢家荒兽闹出来的动静实在太大了。现在,整个楚国京城上上下下,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卢家。逃难这种事情,当然是越快越好,人和货物越少越好。然而问题就在这儿。当年挖掘地窖的时候,只考虑过银钱存放安稳,所以地窖修建得非常牢固,即便有开启钥匙,想要把一个个沉重的银罐搬运出来,也需要数十个壮劳力花费大量时间,而且动静很大。如此一来,即便是傻瓜也会知道卢家在挖银子,随便想想都知道他们准备逃离京师。

若是只带上黄金细软,卢葆业真的很是不舍。

连同银票在内,那些东西其实值不了多少钱。要知道,府中藏银多达三百万,那是一大笔钱。

人生很多时候都要做出选择。一边是活命的机会,一边是巨量银钱。卢葆业真的难以放弃,他两者都想带走。

“啪――――”

一记耳光,重重甩在了卢葆业脸上,顿时浮现出几个清晰的鲜红指引。

卢经哪里看不出儿子心里所想的念头。他低声怒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思量着地窖里那些银子?你以为那些人会放过我们吗?一步错就步步错,当初我们就不该收什么订金。可是这种事情做都已经做了,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男人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再也不要去想什么银子,赶紧回去叫上鸿志,现在就开始收拾。记住,今天夜里不要睡觉,四更时分即刻赶着出城。”

卢葆业心里贪婪的念头被重重打醒。他不住地点头:“是了,儿子一时糊涂。我。我这就去办。这就去办。”

话音刚落,房间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节奏两长两短,只有卢经身边的心腹才知道这种特殊敲门暗号。拉开门,看见了贴身管家无比焦急的面孔。

“老爷。您快出去看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卢经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荒兽暴毙在他看来已经是最糟糕的消息。贴身管家的能力和性子他都很清楚。能够让这种性格沉稳的人说出这种话来,难道又有什么可怕的灾祸上门?

他稳住摇晃的身子:“沉住气,不要慌。说吧!究竟是什么事?”

管家用力咽下一口唾液。惊慌的语气中带着干涩:“太子,太子派人过来。说是现在就要带走那些玄天骏。”

……

太子府衙的门槛很高,卢经上了年纪,行动不便。用力扶着门柱,腿脚抬起老高。喘着粗气,好不容易才跨了过去。

近侍们的动作很快,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把卢家上下所有人抓了个干干净净。严格来说,倒也没有直接拎着锁链拘捕抓人,只是派出太子直属的卫队官兵,把卢家所有亲族人等居住的宅院团团围住,牢牢封住大门,任何人不得随便出入。

一个三十多岁的黄门内侍握住卢经的手,将他从地上扶起,然后走在前面引路,满面疲惫,显得很是疲惫的卢经跟在后面。两个人穿过大厅,走进了太子府衙内院。

要不是看在卢经悄悄塞过来一张面值二百两银票的份上,黄门内侍才懒得多管闲事,直接叫上左右两边的守门护卫,朝着卢经屁股上狠狠踢上几脚,催促他赶紧加快速度就是。

外界很多人都在传言,太子好酒,好美色,行迹浪荡。

其实太子身边的人都很清楚,太子虽说经常举办酒宴,真正喝醉的时候却不多。至于女色……身为堂堂一国太子,难道身边连多有几个女人都不行吗?

卢经跟着黄门内侍走进内院的时候,太子刚好漱完口,从侍女手中接过毛巾,擦拭着面孔。

不用人催促,卢经放下拐杖,颤巍巍地跪了下来。

房间很大,足以容得下几百人同时站立。两边分摆着各种家具,正中首位上的文案和椅子做工精致,材料也是上等的香楠木。太子走到文案后面,一个侍女乖巧的拉开椅子让他坐下。

卢经低着头,视线只能看见太子的脚。他额头低了下去,紧贴地面,口中发出声音带有淡淡的怨怒,还有无可奈何的困苦:“草民卢经,见过太子殿下。”

太子微微闭上双眼,仰靠在椅子上养神,丝毫没有想要与卢经客套的意思,淡淡地问:“本宫的玄天骏呢?被你弄哪儿去了?”

卢经依然保持着趴伏在地上的姿势,声音隐隐有些颤抖:“回禀殿下,那些玄天骏……都死了。”

太子威严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怎么死的?”

卢经的声音越发变得惶恐:“草民……草民也不知道。没有任何迹象,它们一直拴在草民家中的马厩里。就在几个时辰前,它们口吐白沫,全部暴毙。”

听到这里,太子睁开双眼,看了看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卢经,从鼻孔里喷出一声冷哼,道:“如此珍惜贵重的荒兽,居然被你活活养死,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卢经没有说话,彻底陷入了沉默。

他很清楚,太子并非常人,对于事情的来龙去脉,太子其实比自己拿捏得更加明白。本来,卢家完全可以从这件事情里摘除出去。偏偏自己财迷心窍,也怪不得别人。

侍女端上来一杯热茶,太子把玩着稍嫌发烫的碗盖,皱了皱眉,说:“本宫很喜欢那些玄天骏,也早早派人过去,在你那里下了五十万两银票的订金。若是你没有收钱,这些事情也找不到你卢家的头上。既然收了钱,就应该及时交货。现在,你说怎么办吧?”

卢经身体颤抖幅度变得更大了。

他抬起头,直起身子,只是酸软的膝盖使腰肢一阵发麻,不由自主晃了晃,好不容易才保持住平衡。他的嘴唇不断翕张。过了很久。才从唇缝中艰难地挤出几个字:“我……卢家……赔。”

“赔?”

太子冷笑道:“怎么赔?那可是珍稀荒兽玄天骏,不是凡俗间随便什么草料就能养大的普通马种。”

尽管知道太子心机深重,卢家此次在劫难逃,卢经心里仍然存了那么一点点侥幸。他鼓起勇气说:“卢家愿意赔付殿下足额金银。以求殿下宽恕。”

“哼!话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好像本宫缺钱花故意找你们卢家麻烦似的。”

太子显然看透了卢经脑子里的想法。他轻轻用碗盖碰了碰茶碗,发出清脆的瓷器撞击声响:“本宫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以你卢家的那点本事。不要说是玄天骏,恐怕就连普通荒兽都抓不到一只。也罢!既然你说了愿意用金银赔偿,本宫也不难为你。本宫做事情一向宽宏大量。听说。卢家曾经与宣武将军杨家结过亲,杨天鸿拒绝承认这门亲事。呵呵!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情?”

卢经额头两边散落着乱发。眼神也变得困乏。他惨笑着点点头:“有。”

太子饶有兴趣地问:“本宫还听说,为了区区一份婚书,卢家就向杨家开出了高达八百万两银子的价钱。是不是真的?”

卢经的面部表情一片麻木,机械地点着头:“确有此事。”

太子讥讽着说:“商人计算银钱的本事。果然令人称道。一份婚书折价居然如此昂贵,价值也不知道究竟翻了多少倍?既然已有前例,那么赔偿本宫的银两。也就照此执行。这应该不算是强买强卖,完全公平合理,不是吗?”

卢经那张老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他木然地点着头,嘴里含含糊糊答应着“是”字。

太子似乎对数字这种东西特别敏感,尤其是说到钱财方面,兴趣就特别浓厚:“一份婚书价值八百万两。当年,卢家和骠骑将军杨靖联姻,朝廷官员和豪商身份都很高贵。以民间的彩礼结算,婚书本身价值应该在五万两银子左右。骠骑将军杨靖非常人,价值自然也就更高一些。满打满算,就当做是八万两银子。啧啧啧啧!卢家居然在这个基础上增加了足足百倍的赔偿金额。如此看来,背弃信用的惩罚果然厉害。也不知道究竟是杨天鸿吃了个哑巴亏?还是你们卢家特别精于算计?”

“本宫交给你们卢家五十万两订金。若是按照百倍价值计算下来,就是五千万两。”

“就照这个数字赔付本宫吧!那些玄天骏死就死了,本宫也不要了。本宫不喜欢在俗务上耽搁时间,卢家什么时候能把银子送过来?”

卢经感觉自己的思维彻底变得凝固。

五千万两……这是什么概念?恐怕楚国一年的税收,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数字。

卢经很想大喊大叫,很想站起来指着太子连声怒斥。或者是用刀子割掉太子嘴里那条胡言乱语的舌头。

可是,他什么也不能做。

这种事情怪不得别人。太子说得很对,若是没有自己要求杨天鸿赔偿八百万两银子彩礼在前,恐怕太子现在也不会提出百倍价值的赔付银两。古人云: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现在看来,当初根本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落到如此下场,也是活该。

若是卢家能够拿出五千万两银子,也就不会漫天要价,贪图杨天鸿送到府上的那些荒兽,更不会落到现在这般惨痛的境地。

卢经张开紧闭的嘴唇,脸上满是乞求:“启禀殿下,草民实在拿不出如此之多的银两。还请殿下怜悯,放我卢家一条生路。”

太子注视着卢经,毫不在意他的痛苦和言辞,平静地说:“要你拿出五千万两现银,的确有些令人为难。也罢,若是银两不足,也可以用其它东西抵扣。比如田地房屋、古董字画、商铺珠宝……本宫一向待人宽厚,只要交出等同于五千万两银子的财物,用玄天骏欺瞒本宫一事,就此作罢。”

卢经觉得头脑“轰”的一下炸响开来。

无论自己说什么都没用。

太子这是铁了心想要把卢家连根拔起。

官府皇族很少对豪商下手。一是没有足够的借口;二是因为豪商络遍及天下,不在本国,就在他国。若是将本国豪商全数缉拿,相当于毁灭了本国商业基础。这种做法,无异于杀鸡取卵。因此,即便豪商大贾犯罪,所在国家君主往往是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事情不大,没有惹上众怒,随便罚点银子,也就过去了。

然而,卢家这次做下来的事情,与往次不同。

在荒兽这件事情上,卢家得罪了太多的人。(未完待续。)

扬州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黑龙江鸡西市鸡冠区医院怎么样
贵阳专治癫痫病医院
昆明治牛皮癣疗法
陕西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