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存档‖莫笑愚:2012年的诗“毕业”

2020/03/27 来源:鄂尔多斯信息港

导读

存档 ‖ 莫笑愚:2011年的诗(中)莫笑愚的诗2011-中。■ 莫笑愚。29. 世紀断想组诗。诗章1:世纪狂想曲。1。

存档 ‖ 莫笑愚:2011年的诗(中)

莫笑愚的诗2011-中。

■ 莫笑愚。

29. 世紀断想组诗。

诗章1:世纪狂想曲。

1。

我是属于上个世纪的,准确地说属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

一个平庸的人。没有故事。抑或黑色,都不在我的词典里。

我的生命里只有白色。苍白,如医院里裹尸的白床单。

我的确听到战争的炮火,看到硝烟,看到死伤无数的,到处是人的血。

敌人的和自己的。鲜血在壕沟里流成一道刺眼的河,使人抓狂的红色。

恍如天边的火烧云。燃烧的森林,燃烧的乡村。

我听见婴儿的哭泣,看见老妇佝偻的背影。老头向天呐喊。

1座房子。一座高出地面的新坟,那里睡着老妇的儿子。

老妇最后一个儿子,他没有上,那片火海让他涅槃。老头呆立。

1战和二战与古罗马一样古老,我只听到传说。

狂人,庸人,高尚或猥琐之人,和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无名卒子。

他们来了,又一个一个地走了。历史在好莱坞的八卦里反复被絮叨。

我只看到墙上一面镜子。历史在里面,我在外面。

2。

我的血流淌着上个世纪的血,胃里还装着上个世纪没有消化的食粮。

我的两只眼睛是两个黑洞,所有的信心和信仰,被灌输,被教育,被改造。

全都在瞬间蒸发,消失于无形。那些所谓理想,只留下尸骨,待蚂蚁慢慢啃噬。

世界很邪恶,人类很低微,我们很渺小。

因此,我们需要偶像,需要巨人,需要舵手,需要被指点。

我们需要被整齐划一,众人如我,我如众人,直到我们被逐一解救。

上个世纪很疯狂,我很小,是一粒染上红色的种子。

3。

我还在行走,还在呼吸。

我在大脑的沟回里丈量历史的脚步。

我在历史镜像前审视自己的足迹。

我是苍白的。我很渺小,也很无辜。

我跟所有人一起来到这个世纪,我以为会跟你们一样先富起来。

可我还是一无所有。我只有一条白床单,一只旧水壶。

人们啊,我临终时,别把我白床单拿走。

如果可以,请给我1滴水。

诗章2:愤怒的雅典。

21世纪早期的第二个十年。六月的雅典在初夏着了火。

雅典啊,一片愤怒的火海,1城激荡的火山岩。

如果街头抗议是动乱,它已扰乱了正常视野下一切井然的秩序。

那末,年轻人的热血,就是地底下的岩浆,从眼睛里喷发。

你史前的,瞪着悲痛的眼睛,看民主旗帜下政客们大肆挥霍。

而人民积存的怒火,开始燃烧历史,燃烧执政者的库管。

历史很无奈,躲在故纸堆里叹息;而现实却很直白。

残暴的现实闪着剑柄的寒光。一个民族,一段历史在资本的权杖下被支解。

人民啊!政府不会把民众利益高高举过头顶、举过自己的顶戴花翎。

无辜的是百姓。多少人在政府卖完先人遗产以后。

不能不勒紧裤腰带,忍耐飞涨的物价,过贫困日子。

而我们的后代,将面对没有未来的未来。。

2011-09-17于上海。

30. 昨夜的雨。

1。

雨终于停了。

六月的阳光很暖。

我在阳光下,看自己的影子。

和我的影子,叠压在意识之上。

纷乱无序,纷乱无序。

你能否辨认长方形、菱形、圆柱形。

它们与我的影子纠缠,在夏天的某个角落。

成为不羁音符,在水做的琴弦上。

跳跃成灵动乐曲。

以风为证,我们都还活着。

活着很好。公园里。

鹅卵石铺就的小道撒满阳光和风的种子。

生命在烈日下疯长。

而生活仍然杂乱无章。

2。

狗在近处,张大的嘴里伸出猩红舌头,呼哧呼哧喘气。

而你却被六月的热浪炙烤,感到憋屈。那浑浊的空气!

可你不能像狗一样伸出舌头,你不能像狗一样喘气。

你是人。我们是人。人有人的文明方式。

这才六月。这个该死的夏天才刚刚开始。

3。

又到了出发的时候。我已做好准备。

把昨天放进行囊,把今天的太阳和明天的月亮。

一并扛在肩上。

穿过山风轻拂的竹林。

在山间的羊肠小道上。

撒下一串深深浅浅的足迹。

我准备好了。

朝着固有的方向。

一路向前。

4。

夜,很黑。谁的鄉愁。

被风碾碎,散落成漫天星斗。

六月的夜空,梦从天幕垂下思绦。

隔着墙,我听见邻人鼾声如雷。

此刻窗外有雨落下。

我在室内,无眠。

床頭灯还亮着。墙上的挂钟敲了12下。

时间正在老去,我们正在老去。

夜晚在雨中,也在老去。

而拂晓行将照耀我的头顶。

我要走出去,于午夜吸一口雨中的空气。

我要对你说:活着真好,活着有你更是一种幸福了。

2011-07-9于上海。

31. 爱你的方式。

以湖水爱恋白云的方式。

以月亮爱恋太阳的方式。

以黑夜爱恋白天的方式。

以高山爱恋流泉的方式。

以流星爱恋夜空的方式。

把你的星辉投在我心吧。

用你的眼光触摸烛火。

当夜的竖琴为你开启光明之门。

清泉从我头顶淌过。

我怀里有云朵,手中有诗篇。

2011-07-12于上海。

32. 盛夏诗草:生命的随想。

1。

当夏天走入盛年。

春季已成过往。

邻近傍晚的太阳。

将春季的故事。

刻进季节的幕墙。

你来了,在下午5点。

用昏黃的光。

放大一粒纤尘。

风的种子。

在心里发芽。

我捧着一朵夏天的雏菊。

惊奇于一个表象。

阳光下你的影子。

像纸片。

又轻又长。

2。

日子在三伏天。

淌着一样咸涩的。

泪水和汗水。

道义和良知,被七月的天雷灼伤。

死亡撕裂肉体。

和所有表象。

还原一个酷暑的真实。

一个人的生命。

和一群人的生命。

在盛夏的亢奋以后。

归于沉寂。

其实,这一切与季节无关。

与风雨雷电无关。

3。

这是怎样的夏天。

我竟然感到了冬季的寒意。

秋季被一笔勾销。

我从盛夏跌入严冬。

40°C的阳光,令7月的河流。

倒栽在12月的冰川之下。

其实酷暑还在头顶。

毕竟是七月嘛。

盛夏正值壮年。

只是四周皆酷寒。

这并不是冰川纪啊。

我们面对的是全球变暖。

4。

我不想还原曾的梦境。

不想延续乌托邦的空想。

故乡的池塘荷花盛开。

傍晚的炊烟有饭菜的香味。

日落前天边的火烧云。

是天女泼洒的血。

儿童的影子也在里面。

2011-07-27于上海。

33. 寂寞的色彩。

1。

过了七夕。

就是秋季了。

盛夏就这样带着腥红的血色。

跌跌撞撞地走了。

留下一根又粗又长的尾巴。

你的心还留在盛夏,那个夜晚。

孤单的是风。是划过夜空的流星。

是你嘴里呼出的一丝又轻又长的浅浅叹息。

2。

梅花毕竟是来过了。就在昨夜。

只不过我睡着了。

夜里我梦见了大海。

有人落水,被不知姓名的陌生人救起。

我在一片快被淹没的礁石上,惊骇于四周漫涨的海水。

依偎着爱情。我平和安静。朝着通往陆地的桥。

前行。这个七夕之夜。

我在酣睡,不知谁人独醒。

夏还未尽啊。

我看见了雪花,整个世界一片纯白。

3。

怀旧,是一种流行色。

我想对你说:

孤单,其实是有着。

千万种色彩。

我的世界里。孤单是彩色的。

就像这斑斓地砖上静静躺着的落叶。

枯黄着,却有绿叶相伴。

孤单的心,在纷纷俗世里,更加寥落了。

只因寂寞在心里扎了根。

倔强地漫过眼眶。

4。

生命,是一首活动的诗。

静止不属于过去,更不属于未来。

一如孤单,从这老旧的黑白和灰色中流出。

你却如何把活动的孤单安置?

时钟不会停止行走。

或许沙漏里的沙溜走了很多,可我还在这里。

在你孤单世界里,听你低语。

我在听,你的沉默。

5。

满庭落叶,1地寂寞。

天阴森着。雨断续地下着。

风,依然吹着。

倏忽间,便有了昨夜秋风凋碧树的落漠。

秋季。在台风的驱赶下。

匆匆地来了。

2011-08-07于上海。

34. 七月,走不出雨季。

1。

六月的梅雨,渐渐收拢逃走的心思。

豫备好将天空还给天空,峡谷还给峡谷。

山间的雨水蜿蜒成溪。

你备好舟伐,让信鸽传话。

2。

晨曦升起之前,夏虫都静默。

一段旧时光,在七月。

被你拿来丈量新竹成长的高度。

和它与所有逝去日子之间的距离。

3。

六月走了,你还在等甚么?

最后的一场梅雨,把日子浇透了。

梅雨酿造的故事一直在发酵。

你的眼里,照旧长满绿油油的青苔。

4。

你藏好当年的心事,去寻觅山后的小溪。

空谷里,田鸡和夏虫还在沉睡。

当年逃走的雨水,在山后浇灌了一片桃林。

今晚,桃花都已结出了果实。

5。

走进七月,就是走进了火的围歼。

午后空气燥热,林中小兽无踪无影。

当所有繁花散尽,果实颗颗饱满。

你恰好碰见一名羞红了脸的女子。

2011-07-06于上海。

35. 走过夏季。

走过七月。

走过盛夏。

走过闪电撕裂的天空。

走过风暴和雷雨。

走过儿童的哭泣。

走过老人皱褶的手臂。

走过柴米油盐酱醋茶熏制的日子。

走过墓地飘忽的萤火。

叹息和燥热的风。

在盛夏的旷野无处寻觅。

七月带着痛走远了。

我来到仲夏。

告别这个血色夜晚。

2011-07-27于上海。

36. 镜像。

这面古老的墙壁,立在广场上两千年。

风绕着墙壁,墙牵着风儿。

耳鬓厮磨,一起走过两千年。

从两千年前吹来的风一点点退色。

从两千年前走来的墙壁一点点失血。

风雕刻的骨骼,墙已是百孔千疮的灰色。

墙说:风啊,只要你愿意,就摧毁这血肉之躯。

就用你柔软的利刃一点点削磨这暴露的骸骨。

就让我轰然倒下,在你裙边,听你浅笑。

墙上铜制的镜子,残留风唯一的痕迹。

哪里来的女人,在镜前看到自己的脸,生生被扭曲。

而两千年的墙对她视而不见,两千年的风也沉默无言。

2011-08-10于上海。

37. IMAGINATION。

闭上眼,你在我视野以外。

我在世界表象以外。

意识和幻象。

在虚无的彼岸。

比虚无真实的是我的肉体。

比我透明的是空气。

而空气是另一个存在。

一种虚无,遥不可及。

尘世的空气浑浊。

我需要带上氧气瓶。

2011-08-10于上海。

38. 寻。

如果能站着,就千万别躺下。

要躺,你一定躺在河床上。

躺在鹅卵石铺就的婚床。

让河底温润的石头陪你。

让他们给你讲水草的故事。

讲波浪与花鲢的故事。

风从脚下吹起,逆着你的体毛。

从每个毛孔进入身体。

那样的入侵,让你的鸡皮疙瘩掉了1地。

天还早,河流已把水花安置在你头上。

鹅卵石把露珠放在你枕边。

你把心思放在河流的脚边。

风吹吧。

月光下,河流漫过你的头顶。

你要去水底找那个叫莲的姑娘。

你要把靑荇做的发髻给她带上。

以鹅卵石的花环做婚戒。

让她在水底,成为你的新娘。

2011-08-10于上海。

39. 浴室素描。

1. 浴缸。

水波轻漾。

理性昏睡。

2. 镜子。

灯光惨白,鱼眼。

太过接近肉体的真相。

那是谁的骷髅。

谁的嶙峋的手?

3. 马桶。

默默承受。

垃圾和恶臭。

在重复的短暂狮吼以后。

总是归于沉寂。

2011-08-11于上海虹桥机场。

40. 我动身时,时间是一匹瘦马。

指缝宽的时间,恰好透过薄薄的眼皮。

用起初的新鲜,刺激婴儿的神经。

我在襁褓中温暖地动身。

时间还是1匹瘦马。

匆匆流过的岁月,不过是表盘上。

时针积累重复的行走。

瞎眼的驴在夜晚拉动磨盘。

我把它称作盲目。

在岁月的河里。

人世愈来愈瘦。

时间这匹瘦马,到终点。

只剩下一些骨架。

2011-08-16于上海。

41. 一粒米的幸福。

母亲带她来到。

这片稻田。

今年雨水很少,阳光吝啬。

她属于山脚下那栋土坯房。

她的mm,扎两只羊角辫儿。

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妞儿。

她8岁了,稻米还没灌浆。

稻谷会成熟饱满,像她的秘密一样。

夏天结束时,妞儿的碗里米粒枯瘦。

她走山路到二十里外的学校读书。

夜里梦见星星闪亮,像她嶙峋的手。

2011-8-19于上海。

42. 人活着,或者死去。

1. 人活着,或死去。

今天,我不关心政治。

不关心。

甚至理想。

甚至权利。

梦想的自由,只是一堆垃圾。

所谓公正,不过是政客手里的砝码。

他要用时才出现在草民头顶。

我只关心柴米油盐。

关心物价和房价。

关心锅里的蔬菜有毒吗?

街上的流行色。

怎样从大红变成了黑色。

我的体重。

仿佛又长了1斤。

今天,我不关心。

空气污染。

我只关心你。

2. 呼吸。

又是初秋,阳光在窗外招摇。

墙上爬山虎的叶子红了。

像一串成熟的葡萄。

发白的阳光在竹叶上舞蹈。

树枝于晓风中轻摇。

我在阳光里醒来,绿荫如常。

我还在呼吸。

你也还在这里。

没有远离。

2011-8-19于上海。

43. 原来天是空心的。

我想进入天空的心脏。

那世外绿洲,并在那儿常驻。

穿过云层,一点点接近。

接近天空和它的心脏。

我无穷地靠近,又无穷地阔别。

阔别大地和自己的根系,蓝天浩渺而荒芜。

这空荡荡的天空,绿洲。

和天空的心脏始终无处可觅。

我从蓝色之梦中惊醒。

才恍然大悟,天啊,原来天空是空心的!

2011-8-20于上海。

44. 一支烟的咏叹调。

你,生命。

你,时间。

当一切终成灰烬。

虚无植根在烟云里。

恍如1首宋词。

在呼吸之间遗失。

你发现,烟灰谢幕的方式。

也是一种宿命。

2011-8-23于上海。

45. 仲夏夜,我看见一轮满月。

窗外一缕细细的风。

吹远了墙根下蛐蛐的絮叨。

吹来邻居阿嫂的鼻息。

风拨弄着树叶。

响成一片此起彼伏的夜潮。

透过爬山虎掩映的小窗。

我看到初秋清凉的脸。

朝我的窗口张望。

我几乎听见了她的呼吸。

当夜露落在爬山虎叶子上。

2011-8-24于上海。

46. 天堂里面没有人。

秋季没有心事,一切都很直白。

葱茏过的绿叶、喧闹过的繁花。

通通被风的剪刀截肢。

秋的口袋渐渐饱满。

我才明白,秋季匆匆而来。

只为宣布一些生命的终结。

我也只是过客。

被秋季攥在掌心。

反复揉搓,一些心思被焐热了。

一些精灵飞走了。

于是,我看到1枚褐色的种子落地生根。

天堂里面,历来不住人。

2011-8-24于上海。

47. 一些,棋局。

1. 棋局。

夜,静谧。

听得见竹子的呼吸。

我拾凳小院里坐着。

脑海里。

酝酿一局棋。

彼岸有你。

我想邀你月光下。

以星星作棋子。

以天幕为棋盘。

对弈。

不在乎输赢。

不在乎云雨搅局。

让一抹月亮的清辉。

照着两只过了河的卒子。

彼此牵系。

2. 一些。

一些花瓣谢了。

一些树叶黄了。

一些心思失落了。

一些时间。

兔子一样溜走了。

花红的时候。

我的梦高悬在树梢。

一些南飞的燕子。

一些北去的天鹅。

我的梦想栖息在他们尾羽。

帷幕跌落的时候。

我用脚步丈量河流。

逆行的时光,勾画神农驼满风霜的脊梁。

田野里,阳光雕刻的快乐。

原来这么唾手可得。

3. 守夜人。

树叶黄了的时候。

我的心思在1泓浅水的池塘。

不记得怎样来到这里。

只记得,傍晚的天空。

一片火烧云,一群南飞雁。

1座孤城。

我是城里唯一的守夜人。

守候幸福。

守候远方的马蹄声声。

守候,静静流逝的时光。

心飞扬时。

错过了多少霜染红叶。

错过了多少雨打芭蕉。

错过了,与你交臂那一刻。

流星般的光亮。

剧终。

4. 倒立。

当我用双手。

站立于世。

天空离我远了。

飘渺的云不肯下降身份与我亲近。

大地却离我很近。

我听见泥土的呢喃。

闻到青草的馥郁。

那些绝不张扬的生命。

在我身旁。

沉默不语。

当我神迷而旁皇。

心离大地愈来愈近。

风说:做一株小草吧。

做大地的孩子。

如此,你的生命才有根基。

2011-8-24于上海。

48. 2012年。

季节尽头的蝉鸣。

不缺少热度。

仲夏,不缺少绿叶。

午夜星空下,不缺少。

江南丝竹和田鸡的对话。

如果一切必须终结。

在2012年。

请将玛雅人的日历。

付与篝火。

请让生命在午夜开出。

最绚丽的花朵。

2011-8-24于上海。

49. 省略号。

该说的,说了。

还有一些该说的。

咽回肚子里。

不说。把它们。

留给风。

留给落日余辉。

留给六个落日串成的风铃。

让它们在城市夜空。

渐渐发酵。

2011-8-25于上海。

50. 与时间对话。

1、看夕阳。

我从未见过海上日出。

但我见证城市落日。

在每个不落雨的晴天。

自高耸的丛林之巅。

无力坠落。

2、所谓意义。

生命的意义。

在于你自己定义。

把自己的命拿去其实很容易。

活着,是一段艰苦的。

朝圣之旅。

3、短暂的,永恒的。

光阴是一瞬间。

从指缝逃走的流沙。

秋风一吹,就都散了。

面朝大海时。

我看不清沙落的方向。

时间啊,我只是你的仆人。

为着你的目的而生。

以我短暂的生命,证明你的永久。

2011-8-4于上海。

51. 风,不要吹老了湖水。

她屋前的一池秋水。

本来波涛不惊。

但是风来了,用着火的手指。

演奏午夜的华尔兹。

池水始而静默,继而涌动。

沸腾。她乞求。

风啊,不要吹老了湖水。

当时间拿着绞索。

在秋天青春和爱情。

请还我波涛不惊的世界。

许我脱下魔鞋。

做个旁观的舞者。

2011-8-15于上海。

52. 泡泡。

1. 泡泡糖。

在榨所有的甜蜜以后。

把满肚子废气,灌入你的躯体。

直到胀破你的脆弱皮囊。

2. 肥皂泡泡。

你多么热爱虚荣啊。

擅长用自己可爱的薄衣。

借来7彩光,赚取他人的赞美。

你的梦高过天空的云朵。

一阵风来,害得你惊骇逃离。

一头撞在石级上,破了梦境。

3. 水底气泡。

你其实只想陪伴鱼儿。

在水底自在周游。

但是自私是水的本性。

湖水容不下你。

将你挤出。

水面。

再用空气。

了你。

2011-06-25于上海。

53. 半轮残阳。

从另外一座山峰。

眺望。

只逮着你。

半张脸,另一半。

跌落。

归隐。

2011-8-26于上海。

54. 记得。

记得,把幸福打个结,邮寄。

题记。

1。

2008年。夏天很热。

房屋很热。

股市很热。

所有金融衍生品都很热。

忽然一阵秋风。

画饼碎了。

口袋空了。

血,流尽了。

2。

1998年。一场夏雨。

从傍晚下到清晨。

又从清晨下到傍晚。

急遽的雨,带着夏的温度。

浇灭了蝉鸣。

蛐蛐在夜间也忽然噤声。

江堤上,你睡着了。

江水漫过屋顶。

有人在下游喊你的名字那年长江发大水,漫过江堤。

3。

1988年。一个生命。

在春季诞生。

他是天上飞龙吗?

或,是土里蚯蚓?

是龙或蚯蚓又怎样?80后。

一肩担着社会,1肩扛着家庭。

4。

1968年。有个女孩,她6岁。

和玩伴捉迷藏,她总是。

那个被抓的间谍。

红色风暴席卷一切的时候。

邻居的儿子爬上高压电杆。

他命大,摔下来,竟然没死。

她在父亲宽大的手掌下。

躲避一场空前的疾风暴雨。

夜晚的鬼影在第二天被抬进了太平间。

5。

2058年。这一天还很遥远。

假如冬季有雪,请记得。

门外,我给你堆的雪人。

记得,把你的日子打包。

再求一张通往天堂的邮票。

让你的双亲知道,你过得很好。

2011-8-21于上海。

55. 第五度空间。

从一个点开始。

寻找宇宙边缘的另一个点。

这个距离。

光也要走上百亿年时间。

宇宙空间,落漠的不只是星子。

距离在转念之间的百万分之一秒。

浓缩成一根线,可长可短。

如果你想接近,一道微波,快于闪电。

我的心就在那里,人就在那里。

等你来发现,等你。

在亿万光年以外。

在另一度空间。

2011-8-29于上海。

56. 从一次堕落中升起。

在灰烬中涅槃。

它不是的火凤凰。

不渴望崇高,不矫饰,不做作,不假装。

它从一次死亡中复活。

与一场异俗交火。

痛并快乐着。

感受黑色,感受。

在死亡边沿的意象。

那些扭曲的花朵。

腐化?不要说一个hooker的生活就是腐化。

谋生手段有别于你我。

她用天赋资源谋得想要的生活。

快乐,并痛着。这有甚么错?

有错的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

我们仰仗他人的鼻息活着。

苟且、猥琐。

而我歌颂死亡。

死亡是黑色的。

他用剑柄的寒光点亮夜空。

照亮渴求的灵魂。

死亡的黑色!不要眷顾有罪的人。

有罪之人,就让他戴罪活着。

如果他想千古不朽,就让他成为顽石。

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脆弱地。

蜷缩在脆弱的壳里。

不知道该怎样活,不知道该怎样死。

不知道。

死亡,其实不比活着痛苦。

涅槃是一种奢侈的机遇。

1朵柔嫩的花。

被火灼烧,痛得萎缩。

花朵龇牙咧嘴的脸,扭曲着。

在月光下变得惨白。死亡的幽灵。

似午夜哀歌,从墓穴里爬出来。

不肯眠目的女人,她扭曲的脸对着月光。

对着她的女儿和母亲,她们在异度空间凝视她。

而她凝视着我,凝视着。

一群手足无措的凡夫俗子。

但我就要看见涅槃的神迹了。

一种腐化的涅槃,而这个机遇不属于我!

它也不属于自称为神的人。

神没有意象,凡夫俗子不懂意象。

我们将一切生吞活剥。

撕心裂肺的生活!

她在黑暗中搜索一线光明。

从太阳的紫色中。

获得。。 。。 。。

2011-8-31于上海。

57. 无道之道。

这间房子无人居住。

门前的池塘只剩半汪死水。

炊烟在半空凝固。

姿式僵硬。

灶上的铁锅是空的。

薪柴成了灰烬。

空气沉默着。闭嘴吧,你这雀鸟。

布道的钟声已寂灭了。

2011-09-09, Magnolia Hotel, Denver, Colorado。

58. 渡。

寻一只桨,渡人生的河。— 题记。

1。

九月,没有梦想。

成熟的季节。

希望都结成果实。

梦想在果核里安息。

2。

你是不是怀揣希望。

与梦想结伴同行,播下种子。

在春季发芽,在夏季灌浆。

在秋季,把生活融入浑圆的果实。

怀抱夏季灼热的阳光。

在果核中央,把梦想安放。

3。

季节见证每一片叶子的轮回。

当叶脉枯萎、暴凸成殇。

打了结的叶脉,似高血压患者。

头颅里阻塞的血管。

在生命之末,努力承载阳光的重量。

4。

父亲手背上的筋脉。

写满一生的挣扎。

和梦想幻灭以后的忧伤。

当生命之河干涸。

在河床把桨安放。

问候在果核中安睡的梦想。

父亲,通向天堂的路是不是孤单。

是不是,坠落的叶片。

还能翩飞在梦之上。

2011-09-15于上海。

59. 一个季节的终结之献诗。

1。

我知道你终将来临。

终将用你的利刃。

剪除一些繁枝,噤哑一些噪音。

遣散一些蠢蠢欲动的热情。

那些夏季不安份的东西。

在八月完结之际。

显得那末不合时宜。

八月最后一天。

牧师在墓前祷告。

宣布一个季节的死亡。

夏的灵柩,塞满青春和豪情的骸骨。

一些知了喋喋不休。

一些蚂蚁只剩尸体残留的余温。

2。

人类其实不伟大。

夏季其实不伟大。

生命脆弱,在一声响雷之后。

得到证实。像静卧的壁虎。

觊觎瞎眼的蜘蛛,夜晚准备出击的姿态。

已带着初秋的踟蹰。

一场秋雨浇灭一些火种。

一阵秋风吹走残余的灰烬。

如此,一切便消失无踪。

一切便平和安静。

一切,在季节的终结里。

消弭了歌声。

季节的终结者。

夏的尽头,需将我一同埋葬。

2011-8-31于上海。

60. 缺了一首诗。

找不到了。

它逃走了。

隐遁了。

或被消失了。

但我知道。

它不会。

遁入空门。

2017-6-3于北京,此处丢了一首诗。

本文相干词条概念解析:

存档

存档是指游戏保存时留下的文件。

乳腺增生用什么好
癫痫病人的护理
弥勒灯盏花有什么特点
更年期经期延长怎么办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