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斗鼠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鄂尔多斯信息港

导读

刚参加工作,在一家外贸公司做文秘。和闺蜜一同租住了城东路上一个两居室的公寓。  郑州的冬天屋里不算是太冷。在暖气的呵护里,穿一贴身内衣再外套

刚参加工作,在一家外贸公司做文秘。和闺蜜一同租住了城东路上一个两居室的公寓。  郑州的冬天屋里不算是太冷。在暖气的呵护里,穿一贴身内衣再外套一件薄毛衣,我便与外边的风雪隔了一个季节。  那几天,闺蜜有事回老家,公寓里就剩下我一个小女子。  下了班,吃过晚饭,天已经黑透了。烧了热水,洗了脸,泡了脚,身上顿时暖和了起来。又榨了一杯橙汁缓缓地喝下,甚是惬意。  起身,去卫生间倒水,忽然,一个小小的身影映入我的视线,定神一看,浴缸上,毛茸茸的,一动不动,两只绿豆大的眼睛盯着我。  “啊!”我惊叫一声,老鼠!瞬间,心跳加快,我火速扔了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慌忙逃了出来,顺手关住了门,紧紧的,整个一串动作一气呵成!  我本是个喜欢动物的人,特别是猫,我小的时候曾和猫一个被窝睡觉,老家在农村,冬天天寒没有暖气,我和猫相互取暖,走过一个冬季又一个冬季。  可是对于老鼠,基于它相貌的丑陋、犀利。其实,我并不是心里怕它,实在是造物主给它一个不怎么招人喜爱的身姿。不像猫狗。却如蛇一样地让人惊恐、丢魂,也不太对,那就像夏天,看到老家旱厕里蠕动物般的心里膈应,条件反射似的浑身发抖。  怕也得处理,不能人鼠一室啊,现在它在卫生间,假如半夜冷了呢,被窝可是一个好去处,咦!想想心里都不寒而栗!  定了定神,抓到一个棍子,是一个扫地的把子,掉了头。  把它赶出去就行,若是打死,我一个弱女子,恐怕也没有这个能力。即便有这个能力,一想起儿时,大人用脚踩死老鼠时散落一地的五脏六腑,恶心!思考一番,还是放生的好,虽然“老鼠是害虫”这个概念在我的脑海里已经根深蒂固,但此刻,我决定放弃消灭它的念头。  把两个卧室门、厨房门关严,只打开通往室外走廊的门,老鼠啊,我要放生你,你可要识相点。  一切准备就绪,我打开卫生间的门,呀!浴缸上的娇小身影不见了!一切如原来的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是,浴缸边缘处,几粒药丸大小的黑色固体,证明了刚才我并不是幻觉。  肯定是藏哪了,可恨!我咬着牙寻觅着……  退出来重新关好门,去卧室取来强光手电筒,重又返回卫生间,小样,不信我找不到你!打开强光手电筒,明亮的灯光照得如同白昼,墙角间的尘丝都被照得清楚无比,我探出半个身子,用棍子使劲地在墙旮旯里乱搅,试图逼迫它现身。折腾了几分钟,仍然看不见老鼠的身影,挪了挪能搬动的东西翻找,还是没有,真是怪事?  不过,也好,不管去哪了,只要不再打搅我就好。  收了武器,关了门,安下心来。等拾掇完后,我给闺蜜发个微信,没承想,脑洞大开的闺蜜却说:“那是米奇,它逗你玩呢,国内的米奇小,你不会吃亏,嘻嘻……”我嘞个去!  这么恶心人的事,让闺蜜的几句戏言化解在迪斯尼的童话里,老鼠,好像也亲切了许多。  钻进被窝里,磕着瓜子,煲着电视。我是个普通人,也追剧,不过我喜欢追谍战片,在情节跌宕起伏的影片里,我那颗娇嫩的小心脏随着主人翁的命运一会儿揪紧,一会儿放松,紧张的配乐时刻挑战着我的忍受力。我喜欢这份刺激,一直都是。  突然,门处传来“噗嗒”一声。正处在紧张配乐中的我一下子弹坐了起来。  年关了,小偷们为了能过个好年,夜半撬锁入室抢劫的案子比往常明显地多了些。  我一个弱女子!牙根控制不住地上下打架。怕也不行啊,既然小偷进了门,我这屋肯定躲不过,与其被动,不如主动出击!  我巡视四周,对!水果刀!我紧紧的攥在手里,大义凛然地头一挥,谁怕谁啊,起码我这边占正义!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慢慢打开房门,凑着卧室挤出的光亮,“嗖”的一声,一个细小的身影闪进鞋架,我的天啊!哪有小偷啊,是它,米奇,根本就未曾离开……我以为它走了,看样子这家伙的耐力不浅!  近身格斗没必要了。  我放下水果刀,重新拿起那根棍子,对着鞋架一通乱捣,没有反应!这家伙,给我玩潜伏呢!它借助鞋架阴暗的角落做隐匿,用自身的暗色做掩护,没办法,人家随身穿戴“吉利服”。我停住了敲打,仔细地瞪大眼睛搜寻鞋架的每一寸它可能隐身的地方。这家伙仍在耐心地隐藏着,纹丝不动。  我估计它也在仔细地观察我的一举一动,以做出相应的反应,好吧!是块搞特工的料,会反侦查。  一场战斗是躲不过了。我脱去棉睡衣,舒展舒展筋骨。重新检查了几道关着的门,打开厅堂的灯,敞开通往室外走廊的大门,期盼“入室的闯入者”对自己的人生,有个正确的选择。小女子我心善,无意杀生。  一切准备就绪,我等着它的出现,可是,等了一会儿,仍然是没有一丝动静,好家伙,和我持久地玩潜伏呢!此时,寒风肆意地从室外吹了进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我对寒冷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决定不再等了,先出手!尽快结束战斗。  为了节省空间,鞋架是紧贴着鞋柜摆放的。  我先小心翼翼地把鞋柜一点点拉为正面,贴着墙,使它缺少了一个掩护。鞋架上的声音慌乱了起来,夹杂着“吱吱”声!这令人惊悚的声音搅得我也发慌。我随手拿起了踩垫当做盾护在我前胸,以防止它“狗急跳墙”扑到我身上,那明显不好玩!  好一阵用棍子对着鞋架乱捣,还得时刻小心贴了壁纸的墙壁。老鼠彻底地乱了阵脚,不时地腾挪着小小的身躯,躲避我的追杀,躲闪间还探出脑袋,忽灵着一对绿豆大的黑眼睛,琢磨着我手里棍子的使向,小样,真是幼稚、笨蛋!你就没看出我想让你安静地离开。  捣鼓了半天,它仍然在小小的鞋架里和我玩捉迷藏的游戏,外边的寒风股股地侵入。我恼了,用棍子将所有的鞋全部戳腾到地上,鞋架彻底空了,它失去了掩体,发疯了,“嗖”的一下蹿到了客厅,在客厅不大的空间里蹿来蹿去,看来,今天要做持久战了!  我抖擞了一下精神,棍子密密麻麻地向瘦小的身影不断地使落,但每每落空,好家伙!凌波微步的功夫着实不错!这云南大理段家的功夫随处可见。  慌乱中,它曾一度跳到我的脚面上,艾玛!心里一个寒颤,我急忙丢了棍子、踩垫,吓得跑到客厅另一边,愣神观望。这次终于看清了,是个小老鼠,灰棕色的皮毛,弹跳力异常,上下跳跃间,身体矫健飘逸,很英俊!  没了鞋架的庇护,客厅墙角成了它的挣扎。不过,它躲着的角落的确是个死角,那里有台废弃不用的立式空调。  我也没有勇气近身迫得它疯蹿到我的身上。棍子用不上了,我有点累,靠着墙边,用手电筒照它,猜测它的下一步行动。它蜷缩着身子,两只黑黑的小眼珠,不知所措地瞪视着我。这家伙心里肯定在说,你睡觉去呗,为啥非和我过不去,切!这可是我的地盘,我交的房租。  外边的夜风不时地浸凉着我,它不动,我不能没有作为,我可耗不起。我拿出看过的报纸,撕碎,团成一个个纸团,当做炮弹,一个个地扔向它,它吓得上蹿下跳地躲,它每躲一下,我的心也跟着紧张一下。生怕它突然改变方向朝我扑来。看来,我们两个,都是贪生怕死之辈。  不行,已是半夜,我要伴你到何时!得赶快把它请出去,我来回追赶,它上蹿下跳,如此持续了十几分钟,我已满身是汗。零下几度的寒冬,我竟能出汗,也是拜老鼠所赐,可是一停下来,我的身体便会被寒风吹凉,这是要让我感冒的节奏?  奇了怪啦,通往室外走廊的门开这么大,你无路可退,宁可选择退到墙的旮旯里受尽折磨,你是真的看不见?还是……哦!明白了,它一定是眷恋寒冬里室内的暖意,但是,要我和你共处一室,想得美!  寒风,让我实在难以坚持。团了个硕大的纸团扔了过去,小老鼠毕竟还小,意志力也不够坚强,也几近崩溃,跑出了几步,又回旋了一圈,终于,看我的眼神里,流露出怨恨的光芒,恋恋不舍地奔向室外,出了门。我赶快上前紧紧关住房门。  我和老鼠的战斗至此结束,室内一片狼藉,顾不得了,又累又困,急急钻进被窝,墙上的挂钟已经接近两点。  嘴角微翘,带着胜利的笑容,什么也不管了,先大睡一觉再说,睡梦与清醒之间,我依稀在想,门外的米奇会不会很冷……  夜半,一阵“咯吱吱”的声响弄醒了我,怎么,又来了,还真是死心眼,就认准我这道门啦,怎么不去对门小李家!  我懊恼着,不情愿地打开灯,穿衣下床,轻轻的拉开卧室的门聆听,确定一下声音的来源。  不响了?一定察觉出我起来了,够敏感的,我故意走起来,重重的脚步,我希望它听见我的动静跑得远远的……  半个小时后,确定它不再生事,我复又回到床上,倦意阵阵袭来,快天亮了,微弱的晨光直直地刺进黑夜。不管了,太困!终于沉沉地睡去.....  醒来已是上午十点多,太阳已经飘到东南方向,还好!今天是周末。  细细回味,昨夜很是阑珊,只是不知道,今夜你还会不会来……  夜半大战,只是小小的米鼠,使人平添些许乐趣。  其实令人憎恶的是社会上那些“硕鼠”们,他们才是人类中奸猾、无耻、贪婪的害虫!还好,习大大已经下定了决心,王大大也在各地下了鼠夹……     共 340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专科医院治男科
昆明的治疗癫痫病研究院
治羊角疯病的医院哪有权威
标签

上一页:我甘愿

下一页:出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