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走在十字路口的日本核电业

2019/08/20 来源:鄂尔多斯信息港

导读

走在十字路口的日本核电业距离三月发生的九级强震已经四月有余,但日本这片土地上的 震感 仍在持续。迹象显示,地震所带来的次生灾难核危机

走在十字路口的日本核电业

距离三月发生的九级强震已经四月有余,但日本这片土地上的 震感 仍在持续。迹象显示,地震所带来的次生灾难核危机仍在向食品领域扩散,不断有受到辐射污染的牛肉进入供应领域。 谈核色变 ,即使是在后危机时代,依然在左右日本民众的心理。

于是,一片弃用核电的呼声接踵而至。本月24日公布的调查显示,日本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民众支持该国首相菅直人的 去核电 表态。但包括日本原子能委员会官员在内的部分人士却对去核化表示反对,原因在于能源价格将会产生波动及可能导致碳排放增加。

日本的零核设想是否能够成功,谁又能成为逐鹿新能源市场的佼佼者,日本的决策者和他们的核电业正面临着艰难选择。

日本 去核电 陷两难

就在日本政府仍为控制核污染扩散而努力之际,福岛县政府畜牧部门官员本月中旬表示,在距离瘫痪的福岛核电站大约60公里的浅川町的一座养牛场,牛食用的稻秸中含有每千克9.7万贝克勒尔的铯,而政府的标准为300贝克勒尔。

这一消息加重了人们对核危机的担忧。距离3月11日遭遇强震及海啸引发福岛核事故已经四个多月,公众依然对日本其他核电站安全感到不安。本月稍早,日本首相菅直人表示,福岛核事故让他相信,日本应该摆脱对核电的依赖,终彻底清除核电站。在福岛核事故发生前,日本近三分之一的电力供应来自核电。

菅直人称, 我们必须放弃到2030年核电占供电53%的计划,减少对核电的依赖程度。 根据日本去年出台的基本能源计划,到2030年核电在日本供电中的比重将提至53%,至少新建14座反应堆。菅直人的表态受到日本民众的欢迎。

和菅直人有着同样计划的还有德国总理默克尔。她在日本核危机发生后曾经表示,这起灾难促使她重新思考对核电的支持是否正确。此后,德国执政联盟宣布,到2022年德国所有17座核电站都将关闭。而今年6月,意大利举行公民投票,计票结果显示,绝大多数民众反对总理西尔维奥 贝卢斯科尼主张的恢复发展核电、公共供水系统私有化等政策。瑞士政府5月也决定,在该国现有的5个核电站营运许可证到期后,也不再建立新的核电站。

但也有专家表示,尽管日本福岛核危机引发的安全担忧已浇灭了核工业的复苏希望,德国在2022年前关闭所有核反应堆的计划不太可能引发其他大部分国家群起跟风。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的核专家格里姆斯顿认为,德国是个特例,默克尔态度突然转变是出于政治原因。目前,美国、英国和法国等多个其他国家依然支持发展核电业。

对于支持核电业的原因,法国能源部长埃里克 贝松上个月表示,该国不准备制定一个逐步弃用核能的计划,因为迄今为止还找不到可以大规模发电的其他低排放途径。

日本原子能委员会代理委员长铃木达治郎则表示,日本民众应该认识到逐步弃用核电并不是毫无风险。他指出, 直接的风险可能就是化石燃料消耗量会上升,导致二氧化碳排放增加,以及其他空气污染。 此外,如果采取弃用核能的政策,那么逐步弃用反应堆与处理核废物的几十年间,核电安全维护、工人与专家安全等方面可能面临麻烦。

想象一个无核能的环境是一件事。但如何实现却是另一件事。实际操作中逐步弃用核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铃木达治郎称, 另外一个可能风险是能源价格上涨,可能会依赖中东或其他化石燃料出口国家。

零核 设想能否成功?

德国决定在2022年前关闭核工业,这开启了能源合作的新机遇,包括增加俄罗斯天然气的供应量, 俄罗斯政府上周发布的一份简报称,虽然德国已是俄罗斯天然气的买家,但仍可能会有部分人士敦促能源供应链的多元化。

作为核电的替代品,天然气步入人们的视线。国际能源署(IEA)6月预计,到2035年,全球天然气用量有可能较去年高出逾50%,从而取代煤炭成为用量第二大的燃料。美国能源资料协会(EIA)则在本月大幅调升对今年美国国内天然气产量增幅预估,产出总量预计较去年增加5.8%。

不过,IEA表示,虽然天然气用量的增加将使许多城市的空气质量得到改善,煤炭用量和能源成本也会下降,但控制气候变化的目标将难以实现,全球气温升幅将超过2摄氏度(3.6华氏度)。

针对德国政府在10年内关闭全部核电站的决定,法国官员称,这将会导致德国更加依赖化石燃料,增加碳排放,并需要进口更多核电。 碳排放 成为弃用核电后,政府必须面对的重要难题。

本月10日,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对该国污染为严重的企业征收碳排放税的方案,这是欧洲以外规模的碳排放限制计划,这也重燃了全球强化应对气候暖化行动的希望。该国总理吉拉德表示,包括钢铁和铝冶炼企业在内的500家公司将从明年起缴纳每吨23澳元(约合24.70美元)的碳排放税,之后逐年递增2.5%,2015年实现市场化交易。

为了应对碳排放的难题,不少国家继续瞄准可再生能源产业。德国交通和建设部长彼得 拉姆绍尔曾表示,作为加强可再生能源建设的一个举措,德国政府计划建造发电能力总计2500万千瓦的海上风电场。也有基金经理和行业高管称,由于太阳能电池价格下跌,且产能过剩风险显现,可能引发太阳能产业整合,而规模不大、实力较弱的企业将被淘汰。

在不少分析师眼中,日本发展 绿色能源 的潜力巨大。东芝、松下和夏普等日本制造企业都是重要的清洁能源设备生产商。日本是世界第二大太阳能板生产国,仅次于中国。但它们的产品大部分用于出口,而且日本可再生能源应用落后于德国等同级别的国家,风力发电的应用则落后于美国。

根据海外媒体报道,在2007年,水力等可再生能源仅占日本初级能源的6%,该比例从1973年以来就几乎没有变过。在电力行业,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比重在同期内实际上还下降了一半,降至8%,原因是核电和天然气电力的比重上升迅猛。 日本如果下定决心,有望成为者。 亚洲一家咨询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迈克 休表示。

2015(第十一届)中国分布式能源国际论坛分布式能源新生态 深化电改·需求侧管理·节能服务·互联+,将于2015年8月在北京召开,详情点击:

: 江晓蓓

微商城是什么
怎么自己做微商城
分销的小程序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