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男子被打伤送医院死亡院方称同事签字放弃治

2019/10/13 来源:鄂尔多斯信息港

导读

男子被打伤送医院死亡 院方称同事签字放弃治疗深圳讯 (易芬摄影报道) 11月18日凌晨,在龙岗区沙平南路一家KTV上班的27岁男子杨高田

  男子被打伤送医院死亡 院方称同事签字放弃治疗

  深圳讯 (易芬摄影报道) 11月18日凌晨,在龙岗区沙平南路一家KTV上班的27岁男子杨高田被人殴打,脑部受伤,送到沙湾医院后约5小时死亡。监控摄像中,在医院的小时,他甚至还能站起来呕吐,为何一个小时就被宣告死亡?杨高田家属想不通。沙湾医院回应,因医院没有CT设备,建议转院和住院观察,赶到的杨高田“同事”“刘细罗”签了《拒绝或放弃医学治疗报告书》,后医生发现病情变化进行抢救,杨高田两小时后死亡。“刘细罗”此后再未出现在医院。

  目击者:他被人殴打后脑磕地

  在吉厦社区东门头路开小店的老陈自称是杨高田的朋友,他回忆,当日凌晨1点多,“我正在看警察查摩托车,小杨走过来跟我说,有几个人找他的麻烦,要我帮帮他。”随后,老陈称,杨高田身边出现了几名男子,“搂着小杨的肩膀,我劝了他们一下,他们后来就跟小杨走开了。”

  谁料,几分钟后,老陈就发现一二十米远处的一家桶装水店前,杨高田被两三名男子拳打脚踢。当时离杨高田近的一位摩托车司机称,被打者倒地,头部磕到桶装水店门口台阶处一个20厘米高的水泥墩上,随后打人者离开。“我跑过去的时候就发现他后脑勺流血,嘴巴、鼻子都是血,叫也叫不应,扶他坐也坐不起来。”随后,老陈拨打了报警。

  据悉,民警到场后,立刻用摩托车将杨高田送到了几百米远处的沙湾医院。

  杨高田的生命几小时,谁决定了他的生死?

  医院走廊尽头有一个监控摄像头,凌晨2点16分,杨高田被送到医院,放在走廊的移动病床上。医生和护士在病床前来来往往。

  2点27分,一名红上衣男子出现在镜头里。2点53分,几名男子将杨高田扶下移动病床,随后又将杨高田放置到走廊凳子上,移动病床被推走。2点50分,红衣男子进入一间诊室。2点56分,红衣男子到收费窗口缴费,据医院称,共计缴各项检查费用78元。3点08分,镜头里出现多名男子商量的场景。而镜头一角的杨高田,在凳子上坐起来、躺下,甚至站了起来,复又回到凳子上躺下。约3点半,杨高田的朋友老陈赶来,之后,其哥哥在老陈通知下赶到。4点07分,杨高田从凳子倒到地上。17分,被人抬到病床后送进入留观室。

  医院说法:“同事”签字要带人走

  沙湾医院郭副院长称杨高田被送到急诊科时身上可闻到大量酒味,后脑勺有4厘米的皮下血肿,面部挫裂伤,口唇有小伤口。初步检查后医院给其输液但其“老是翻动,按也按不住,所以没办法输液”。因该院没有CT设备,医生当时向赶到的自称同事的男子建议转上级医院做头部CT以确诊颅脑是否有损伤或住院观察。

  “后来,他们说不治了,要带人走,我们就让他们签了个字。”郭副院长称,大约3点多签下的是医院的《拒绝或放弃医学治疗告知单》。签字人是“刘细罗”,与患者关系是“同事”。此后,杨高田的朋友老陈、哥哥杨先生赶到医院后,“都没跟医生有效沟通”。

  杨先生称,他赶到医院后,把杨高田放到移动病床上,“他就睡着了一样,在打呼噜,后来呼噜突然停了,我赶紧去摸他心跳,没了。”后医生护士推来各种心跳监护、吸氧、吸痰等设备,开始抢救。沙湾医院的临时医嘱单上,5点,医院开始动用各类设备抢救。5点30分,杨高田被宣告病危,7点,医院宣告杨高田抢救无效死亡。

  郭副院长称,他们推测死亡原因是颅内中枢部位出血,具体原因要待尸体解剖确定。

  家属质疑:“同事”有何权利签字?

  闻讯后赶来的杨高田舅舅等亲戚质疑,他们都不认识“刘细罗”这个“同事”,“他有什么权利签字?他这是草菅人命。”“我们会通过法律途径追究他的。”

  下午4点30分左右,杨高田的父母从梅县赶到医院,随后殡仪馆车辆拉走杨的遗体。

  下午5点,前往杨高田工作的红太阳KTV,门口的迎宾小姐及另外一名工作人员称“现在还没有上班,负责人不在。”问起杨高田死亡事件,他们均称“我们不知道”。拨打门口招聘启事上夏先生联系,接男子称,我正在开会,随后挂断。

  龙岗警方通报,当日上午9时许,涉案嫌疑人田某(17岁)到派出所自首。警方称田某承认事发时喝酒,“之前与杨有过纠纷,随即与其理论纠缠并引发打架,并将杨打倒在地以致死亡。”

基金
设计
海伦女性网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