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破荒

2019/06/24 来源:鄂尔多斯信息港

导读

百二十一章终章————镜花水月(终)“师弟......”程云不知已经杀戮了多久,也不知说了多少句对不起,终于,一个熟悉的声音,让他抬起

百二十一章终章————镜花水月(终)“师弟......”程云不知已经杀戮了多久,也不知说了多少句对不起,终于,一个熟悉的声音,让他抬起头,他看到一个,让他不由停顿住了身子。“师兄。”程云只能在心底默念一句,脸上仍然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出现的这个男人。能够称程云为师弟,仅有一人,冥羽。“我想,不管怎样,我都还算是你的师兄吧。”冥羽看向程云,他也同样面无表情,他感受不到程云一丝的情绪,他也猜不出程云为何要这么做。“师兄,你也要来拦我吗?”程云停下了手中的剑,他终于是称呼了冥羽一声师兄,冥羽值得他去称呼这一声。“你这一声师兄,却是让我不得不拦你了,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我都要阻拦你,当师弟的出了错,我这个当师兄的,总要帮你纠正过来!”从冥羽的身躯之中,数种情绪通通散发出来,他所修炼的七情诀,已经大成。“恭喜师兄七情诀大成!不过师弟仍然是要得罪了!”程云再次提起了手中的长剑,冥羽所散发出的那些情绪波动在瞬间便被一扫而尽。七夕剑,贯穿了冥羽的胸膛,在此刻,冥羽竟然是传出了一丝表达着喜悦的情绪来。“程云师弟!师兄......师兄能够感觉到,你的剑里,没有杀意......你没有变......你还是那个程云......”冥羽的神识终也是散去,他的魂魄同样是被七夕剑给吞噬,而在他传出了神识的那一瞬间,程云只觉得自己的心中,猛然一痛,冥羽若是对他恶语相加他反倒不会在意,如今冥羽说出了那样的话。却刺痛了他的心。将冥羽的身体焚烧成了灰烬之后,程云又看向了另外一个人,那是他的第二个师尊,闫奎。“对不起了。师尊!弟子只能得罪了!”程云没有和闫奎多话,他瞬间来到了闫奎的身旁,一剑刺穿了闫奎的胸膛,七夕剑也同样将他这个师尊的魂魄给吞噬。在将七夕剑贯穿到闫奎胸膛之中的时候,程云似乎接受到了由闫奎传出的一道神识。“程云!为师这辈子了不起的一件事,就是当初将你收为了弟子!”“弟子也是,师尊,对不起了......”程云在心底默念,而嘴上,却仍然是平平静静的说着:“死吧。”水月王宫的强者们,终于再也坐立不住。程云和他的数千分身,已经是杀入了水月王宫之中,这是蛮荒大地之中仅存的一片乐土。若是他们再不阻拦程云,蛮荒大地,便真的将成为历史的尘埃。“六灭无我!剑二十三!”“剑血浮生!”两道惊人的剑影出现在了程云的视线之中。这是他所遇到的阻拦里,强的两道,这也是他曾经看到过的两道。“天剑,还有剑圣吗......”程云手中的剑,微微颤抖,即便这是蛮荒大地强者七夜魔尊的剑,它也仍然是剑。见到了剑道至高无上者,也要退避三舍。“人皇,为何要如此!?”独孤剑手持无双剑,指向了程云,他终于找寻到了无名的转世,也完成了和无名的剑道一战。二人都因此战而感悟了全新的剑道境界,成为了不可言强者。“阁下既为人皇,自当庇护人族子民,为何对人族子民大肆屠戮!?”无名也看向了程云,他不知晓其中的前因后果。只觉得,其中十分蹊跷。“多说无益,你们二人,既以剑为修,今日本皇,便碎了你们的剑,灭了你们的剑道!”程云在七夕剑上微微一拍,七夕剑便停止了轰鸣,他收起了七夕剑,双手掐诀,镜里人之术轰然而出。两个和无名以及独孤剑一模一样的人出现,他们是程云以镜里人之术唤出的化身,以程云如今的实力,这次所唤出的化身只会比本尊更强。施展出镜里人之术后,程云继续朝着水月王宫深入着,独孤剑和无名二人的命运,已经注定,他们绝不是那两个蕴含了程云本源力量的化身对手,失败,仅仅是时间的早晚罢了。果然在不久之后,那两个化身,各自拿着一把长剑,递到了程云的面前,这两把长剑,一把为无名的英雄剑,另外一把则是剑圣独孤剑的无双剑,这两把长剑被程云一把捏碎,无人看到,程云悄然将两道从二人的尸体上牵出的紫色光芒融入到了这两把长剑的其中一片碎片之中,而那两片碎片,则是被程云吸入了体内。“龙腾九军,你们的职责,是护卫王朝,而不是效忠于我程云个人!本皇早已不是水月王朝的人皇陛下,你们自然应该听命于大王子江牧!”程云在离去之时,已经将总军长的职位传给了江牧,但龙腾九军面对程云,仍然是有所顾忌,毕竟程云是上一任的总军长,更是这一支龙腾九军的组建者。“是,弟子明白了,弟子遵命就是!”江牧站在远处,凝望着程云,他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程云会突然对人族的子民出手,江牧举起了手中的九龙印章,那是龙腾九军的指挥权力的象征,龙腾九军即便不愿对程云出手,在这印章出示之后,也只能出手,这是龙腾九军的铁律。“师尊!弟子要冒犯了!”不仅仅是龙腾九军,江牧自己,也是冲入了战阵之中,江牧如今的修为,已到达了身无命,加上龙腾九军的助力,已足以正面对抗一个,乃至是数个真境不可言强者,这也是如今水月王宫来抗衡程云的少数几个手段之一了。“师尊!你曾告诉过弟子!若是有一天,你身死,便要弟子承担起部族的重担,今日你虽仍在生。弟子却认为,那个属于人族的人皇,我的师尊,程云已死!今日弟子所面对的。将不再是师尊,而是......”江牧说道此处,略带停顿,他跪拜下来,朝着程云所在干干净净的磕了九个头,当他抬起头来,他又继续说出了那未曾说出口的两个字。“敌人!”“天地源火!聚!”江牧所修,一直都是火焰神通,而程云曾经赐予他的天地源火,更是堪称火焰之中的。今日,他便要用师尊传授给他的手段,来对付他的师尊。“炎源裂!”程云被龙腾九军所组成的龙腾九绝阵所围困,他的四周,更是充满了无数烈焰。那些烈焰不再升腾,而是开始了分裂,每一道烈焰分裂之后,都不再燃烧,而是成为了一道道黝黑的空间裂缝,每一道裂缝,都有着极强的腐蚀力和吞噬力。“好!好!好!”程云终于次动容了。他不由赞叹了一句。“不愧是为师的弟子,知晓天地源火已经奈何不了为师,改变了天地源火的运用,不错,不错,为师念在你是我昔日弟子的情分上。不会动用超过身无命境界的力量。”程云微微点头,他身后,诛仙四剑已经浮起,在龙腾九绝阵之中,再次布下了一道诛仙剑阵。有了诛仙剑阵对抗龙腾九绝阵,他也可以放手和自己大弟子一战。“牧儿,你还记得,你的妹妹江琪吗?”程云没有动手,他的右手里,出现了一团烈焰,这一团烈焰,是程云凝聚出的天地源火。“记得。”江牧点了点头道,他怎么会忘记自己的妹妹。“你可有关于她的物品,若有,若你还当我是你的师尊,便交与为师。”程云没有说为什么,也没有多说其他。江牧没有迟疑,即便到了如今,他也还是将程云当成他的师尊的,他拿出了一条兽皮腰带,那是他妹妹曾经亲手为他缝制腰带,也是他仅留的关于江琪的物品。程云伸出手,取走了这腰带,他同样收入了体内,然后将手中的烈焰挥舞向了江牧。“若破开此炎,我即刻停止一切!”程云留下了一句话之后,也不再去理会江牧,他的本源力量磅礴而出,诛仙四剑齐齐挥舞,将龙腾九绝阵轻易破开。“吴道子,你虽能画魂,却画不出真!你可知,什么是真什么又是假!?若你能临摹出此画,为师也立即,停止一切行为!”程云看向了吴道子,他甩出了一张画卷,这画卷之上画着一滴血泪!吴道子接过了画卷,打开之后,立刻是皱起眉头,陷入到了沉思之中。龙腾九军全军将士,在程云的诛仙四剑之下,已经尽皆灭亡,七夕剑也已经吸噬了他们的魂魄。“来吧月华九星!”“齐翩!周玄!穆初!刑运......”“还有你星鑫!”程云的一个个故人,都是接二连三的加入了战场之中,而他们一个个,也都是死在了程云的七夕剑之下,或是被程云给困住。终于,在水月王宫之中,已经只剩下了,两个人。罗雪玲,还有,尹青萍。这两个人,如今还仍然在沉睡之中,程云走向了二人,当这二人醒来,他们将记不起,她们曾经深爱过一个男子。程云俯身下去,尽管已经杀戮无数,他的身上没有带上一丝血腥气味,他亲吻上了罗雪玲的唇,而他的右手,却是出现了一道九彩光芒,那光芒带着吸噬之力,不过片刻,就已经将罗雪玲的魂魄吸噬到了自己的体内。然后,便是尹青萍,同样的亲吻,同样的夺取了魂魄,二人的躯体,被程云焚烧成了灰烬。程云走到了人皇殿的面前,他抬头看向了大殿面前所写的人皇二字,他摇了摇头,似是自嘲,似是讽刺。“人皇......”“我是人族的罪人,我有什么资格,被称之为,人皇!”程云举起了自己的双手,他的双手,不知沾染了多少人族同胞的鲜血,但此刻。程云已经感觉不到愧疚了,更为准确的说,他已经没有感觉了,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他都已经没有了感觉。因为,他已经,无心!蛮荒大地里,除了程云,已经再无一人,而十二冥皇,并没有因此而消失,蛮荒大地仍有一个让在生,他正是程云!它们仍然是蜷缩在冥海之中,不敢露头。程云的脚步。没有停止,他飞离了蛮荒大地,来到了蛮荒真界之中。极北之海里,还有着数亿人族的生灵,其中正包括着绝天子和绝天道尊二人。程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将七夕剑举起,数次挥舞之下射出了无数剑光,每一道剑光,都带走了一人性命,带回了一丝魂魄。不过是片刻的时间,蛮荒真界的这数亿生灵,也同样是全部被程云击杀。他们的魂魄,也被程云吸噬到了体内。做完了这一切之后,程云又回到了蛮荒大地,他来到了,水月族的驻地之中,千万年过去。水月洞天,仍然是那个程云所熟悉的水月洞天,只是少了一条忘川,还有,那些他所熟悉的族人。“浮生若梦。生生死死也只是等闲,繁华过处,不过一场镜花水月......”程云又重新念叨着这句先祖流传下来的话语,此刻的他,心中又有了不同的感悟。“浮生若梦,好一个浮生若梦,如今这天地万物,都将成为黄粱一梦,而我程云,却是一个,不在梦中的人!”程云瘫倒在地,此刻的他,终于是什么也不必再担心了,没有让会阻拦他,也没有人,能够让他牵挂,他终于,可以安安心心的,睡上一觉。不知睡了多久,也不知梦了多久,程云在梦中,将自己的一生,再度回首,当他醒来,却已经欲哭无泪,他这个无心之人,怎么可能会有眼泪流出。“云儿,何必呢,你可知道,你所选择的路,终,只会只会苦了你自己......”一道沧桑的声音,打破了程云的宁静,不用去看,程云也知道,传出这声音的,只可能会是他的师尊,陈随云。程云大肆杀戮之时,陈随云便已经不知去向,而程云似乎也并没有想要杀死陈随云的意思,如今,整个世界,无论是虚界还是真界,都只剩下了,他们师徒二人。“师尊,你知道,我要干什么吗......”程云望着天空,没有再去看陈随云。“你杀死了所有的生灵,却偏偏留下了他们的魂魄,而且还留下了我这个老不死的,再加上你师尊我恰好是全知全能,如果再猜不出你想要干什么,我便也不配当你的师尊了。”陈随云出现在程云面前,他盘膝坐下,凝视远方。“那,师尊,你可愿意,帮我吗?”程云或许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他还是提出了这个问题。“你叫了我师尊这么多年,我自然是要帮你的。”陈随云平静的点了点头,虽然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我们开始吧......”程云身子微动,却被陈随云的话语给打断了。“再看看这天地吧,哪怕多看一眼,也是好的。”二人将这样静静地不知度过了多久,终还是陈随云打破了沉寂,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衣物。“师尊,可是准备好了?”程云见到陈随云不再端坐,开口问道。陈随云没有再说话,他点了点头。程云同样点头示意,他开始飞上天空,飞到九天之上,飞到了天之极。在飞行的过程之中,程云的气息,每过一息,就会增强数倍之多,当他来到天之极,他也已经成为了,真正的悔不该,他的右手虚按向天,一个沧桑而宏伟的声音响起,这声音真真切切的传出,但却又无法形容。“天道,终于出现了。”程云双手所按的,正是蛮荒大地沉睡了很久的天道,以他如今的修为,仅仅是一击,将已经是将天道意志击成了临死的状态。“结束吧......”程云又抬起手,当他的手放下,一股比起天道意志更为强大的气息出现,那是蛮荒传说之中的守护者,“他”。程云仿佛对那道意志视而不见。依然的简简单单的一按,守护着蛮荒大地无数岁月,陨落了无数强者的“他”,也同样被程云给抹去。然后。程云的手,继续按去,这一按,天道意志,终于破碎死去,蛮荒大地,开始了无穷无尽的轰鸣,空间破裂,电闪雷鸣,蛮荒大地。即将毁灭......冥海之中,一黑一白两道光芒极为耀眼,那是陈随云的所在之地,他已经以自己的修为为代价,将自己变为了的恶念和单纯的善念。这两种极端的念,正是对冥皇诱惑之物。然后,是蛮荒真界,天道同样被程云所击杀,被冰封十二冥皇,重新出现,它们朝着陈随云所在。迅速的扑去。“,是我的云蛮荒界了......”程云心念一动,云蛮荒界之中的所有生灵,都已死去,他是云蛮荒界之主,做到这一点不足为奇。“如今蛮荒大地、蛮荒真界、云蛮荒界都已破碎。然后,则是破而后立......”“昊天镜、万世无情、忘川河水、七夜之月!”程云取出了四物,正是那暗含了镜花水月的四样奇物。“镜花水月之术的第四层,可使天地万物,成为一场镜花水月。同样也可使我的一场镜花水月,成为天地万物!”一个虚幻的世界,在镜花水月之术下迅速的成形,这个世界比起蛮荒真界还要宽阔数万倍之多,但,这也仅仅是一个虚幻的世界罢了,这个世界,仅仅停留在程云的镜花水月之术之中。“我以云蛮荒界和蛮荒真界以及蛮荒大地的碎片为此界根基!”程云将破碎的三处世界碎片,全部融合到了一处,这些碎片,塑造成了新世界的根基。“然后,以我程云的魂魄为引......”程云的魂魄,分离出了九成,也唯有他这样悔不该境界的强者,才可做到魂魄分离而不伤及根本的程度。“被我程云所杀戮之灵,对我程云有执念之灵,现!”从程云的身躯之中,密密麻麻的涌现出了一道道漆黑的幽魂,他们都是程云以七夕剑吸取所杀戮之人的魂魄。程云之所以要屠灭天下,要对那些故人,对那些好友,乃至对自己的爱侣、师尊、弟子出手,不过是为了加深他们的执念,获取他们的灵魂印记,让他们,能够在这一处新的世界重生!铺天盖地的幽魂,一道接一道的冲入到这个新世界之中,凡是触碰到了程云魂魄的幽魂,都平安的融入到了这处新世界之中,而无法到达程云魂魄所在的幽魂,则是烟消云散。“七夜魔尊,我承诺你,会让你的月亮,高高悬挂!”程云将那一颗七夜交出的月亮安放在了天空之中,这将是新生世界的月亮。“月华九星,你们仍然是这个世界,为璀璨的九颗星辰之一!”程云挥手间,三圣星海在新世界之中重现,那九颗连成一圈的星辰,是为耀眼的所在。“桀婪,我曾给你承诺,让你恢复完整身躯,此事是我有愧于你,你在这个世界,将重新复苏,你将恢复完整。”“韩智、卢若涵,你们二人,仍是生死不离的眷侣!”“江牧,你为我的大弟子,在此界重生的你,将掌控大地五行......”“吴道子,真假虚实,阴阳两仪,便托付给你了...”“星鑫,你前世以星为姓为族,此界的星辰,仍由你来掌控!”“罗雪玲、尹青萍,你们会......忘了我,你们会找到自己心爱之人,永生永世,形影相随......”“独孤剑、无名、大剑师、惊云子......”一个又一个程云所杀死的故人魂魄,纷纷进入到了这个世界之中,他们的魂魄印记已经映入到这个世界。“暮哥哥,你为我而成天道傀儡,此界的天道意志,便由你来担任......”程云甩出了一道紫色气雾,那是楚暮云的完整魂魄,他深知造化弄人,故而才是为楚暮云订下了成为天道意志的命格,有楚暮云守护此界,他很放心。“师尊!将它们,引到极北之地!”程云朝着陈随云所在传出了神识,那一黑一白两片气雾迅速的飘到了新世界的极北之地。“以我程云魂魄,镇压二十四冥皇于北海幽冥,直至天地破碎,苍穹归墟!”程云将那九成的魂魄和自身分离,他的魂魄将永远镇压于这一片新世界的北海幽冥,这是新世界中的冥海,有了程云魂魄的镇压,这个新世界,完全不必担心会重蹈蛮荒真界和蛮荒大地的覆辙。陈随云,终选择融入到了这一片北海幽冥之中,他将为程云,引导和镇压这个新世界的冥海,他本就是自冥海而生的生灵,兜兜转转,终,还是成为了冥海的一份子。新的世界,迅速的成形,一切看起来,都是这样的美妙,但程云知道,这个世界,还少了什么。“如我愿,则如我愿!”永恒真灵,程云在此刻,施展了永恒真灵之力。“以这三百不可言强者的一切为代价!”“以我程云的修为、生机、魂魄、气运、肉身,以我程云的一切为代价......”“我要这个世界,成为真实不虚的存在......”“我要她复活于这新的世界之中......”程云的双眼,变的模糊起来,他恍恍惚惚的听到了,那愿望实现的呼应声:“如汝愿,则如汝愿!”随着这声音的落下,程云的身子,从下至上,都是开始慢慢地消失不见,而他以镜花水月之术开辟的那个世界,也渐渐地变的凝实起来。他的双眼面前,仿佛出现了一个拿着木偶的女子,那个女子拿着一只画笔,在那木偶之上不停的画着圈圈,每画完一个圈圈,她都会对着程云发出银铃一般的笑声,程云伸出双手,想要再去碰到那个女子,而当他抬起手,却是发现,眼前的一切,离他,越来越远......他的耳边,只能听到那遥远时空传来的一句话语。“浮生若梦,生生死死不过等闲,繁华过处不过一场镜花水月......”属于他的故事,已经结束......而属于谁的故事,又即将开始?(全书终)

鄂尔多斯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马鞍山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邢台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标签

上一页:初晴雨后1

下一页:第33章两只兽魔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