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信息港

当前位置:

梁公鸡总是在炸毛重生

2019/06/26 来源:鄂尔多斯信息港

导读

^_^话说这日,正是夏之晨夺得影帝的大好日子,被一众名流拖拽至深夜,喝得酩酊大醉,才被杨逃送回了家。ヶ有∈意∩思∪书∏院梁亮在家备好惊喜苦等

^_^话说这日,正是夏之晨夺得影帝的大好日子,被一众名流拖拽至深夜,喝得酩酊大醉,才被杨逃送回了家。ヶ有∈意∩思∪书∏院梁亮在家备好惊喜苦等一夜,却等来个满身浊气的醉鬼,看着被扔在床|上,双颊红润,嘴唇微启的俊美男人,梁亮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又看向衣橱里夏之晨执意给自己买的那套仆装,突然打心眼里感激起拉他喝酒的人了,不然只要想到自己要被迫穿上那女仆装,梁亮便浑身起鸡皮疙瘩。想到这,梁亮暗自松了口气,俯下|身准备替不省人事的夏之晨脱下衣裤。谁晓得手刚刚触及到他的衣领,便被夏之晨反手扣进怀里,压至身下,带着浓浓酒精味的炙热鼻息喷洒在脸上,湿润性|感的薄唇近在咫尺,引得梁亮不由得吞了吞口水,虽说已是老夫老夫,但这种美男醉酒的场景还是次见。梁亮心跳如鼓,白皙的脸上渐渐涌现出红晕,只可惜夏之晨看不见他这副羞中带涩的模样,不然必定狼|性大发。“晨晨,你醒着没?”梁亮试探性地问道,轻轻推搡了一把。“唔……亲爱的!”夏之晨抱着梁亮的手又紧了一些,口中喃喃道。梁亮本以为他是醒了,没想到依旧闭着双眼,一副睡态,不由得起了恶趣味,想要捉弄他一番,快速动了动脑筋,开口道:“谁是你亲爱的?”“梁亮,梁亮……”夏之晨边说边轻轻蹭着他的脸,似是一条小狗在蹭着主人般,梁亮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心里更是暖暖的。没等他再开口,夏之晨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发出几声嗤笑,“我……我有个秘密,不能让梁亮知道!”梁亮一听,顿时勾起了浓浓的兴趣,在一起这么久,臭小子居然心里还藏了个他不能知晓的秘密?于是连忙接上话茬:“什么秘密?”“秘密不能说……”都醉成这样了,居然还知道要死守秘密,只可惜梁亮的好奇心已经被全部勾起,哪能就这么放过他?他想了想,开始循循善诱:“都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事不能说的,告诉我是什么?”“不说,不说,说了他会生气!”这小子是真醉还是假醉,到这地步还能守口如瓶?梁亮心想着,盯着夏之晨看了好一会,见他并没有一丝异样,依旧是浓浓的醉态,只不过嘴角的那一抹微笑显得有点格格不入,莫非他是在装醉?“我不生气,你说说看,不说我可要生气了!”听见梁亮说要生气,夏之晨连忙又蹭了过来,神情竟有些紧张起来:“不生气不生气,我下次再也不敢了……”这让梁亮更加疑惑了,他到底做了什么事?难不成外面有相好的?不行,他必须把话给套出来,没等他再说什么,醉汉又开口了。“亲爱的,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我那时真不知道你手机声音那么大……”梁亮一愣,放佛知道了些什么。“我……我就是不想让你和人相亲……”听到这,梁亮终于知道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原来就是这个臭小子,破坏他相亲,怪不得那天他会那么巧地出现在咖啡厅,这玩跟踪玩诽谤倒是得心应手的很!梁亮此时真想一个巴掌呼醒他,好好教训他一番,可真要这么做,倒又是不忍心了,看着他憨态可掬的样子,心里一时五味杂陈,不过又似想起了什么,眼里闪过一道精光,心中暗想:大丈夫报仇十年不晚,等你醒了再好好整治你。次日,清脆的鸟鸣声不绝于耳,唤醒又一个美好的清晨。“呃~”夏之晨哼唧了一声,感觉头痛欲裂,晃了晃脑袋,总觉得身子底下硬邦邦的膈得慌,等彻底清醒过后,才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这是怎么回事?夏之晨心头一阵疑惑,努力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记忆却只停留在他醉倒后被杨逃送回家,接下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躺在地上。正当他苦思冥想时,梁亮边擦着头发边哼着小曲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瞥了一眼盯着天花板发呆的夏之晨:“醒了?”夏之晨愣了两秒,随即从地上坐起:“宝贝,我怎么会睡在地上?”梁亮耸了耸肩,“你昨晚喝多了,哭着闹着要睡地下,我实在是弄了不动你,只好随你去了。”他才不会告诉他,是自己把他踹下床的。“这样啊……”夏之晨有些怀疑,他一向酒品不错,喝醉了就睡,从没听说过会哭闹的。“哎,你以后还是不要喝酒了,太折腾人了!”梁亮说着,故意揉了揉肩膀,表示自己昨晚十分辛苦。“对不起,我以后不喝多了!”夏之晨讪笑着站起身,走到梁亮身边,狗腿地替他捏着肩膀。梁亮憋着笑,一本正经地道:“今天你没什么事吧?”“没!老婆大人尽管吩咐!”“这不你得了影帝,我们都没有好好庆祝,今天我也没什么事,就在家庆祝庆祝,你觉得怎么样?”“好啊,好啊!”这个当然好,夏之晨激动不已,他可是还惦记着梁亮穿上仆装的样子呢,想想就觉得挺刺激的。梁亮自然是知道他在想什么,那时候他被迫答应夏之晨,等他称帝那天,自己要穿上仆装,陪他玩角色扮演的。“你先去洗个澡,一会我们就开始吧。”梁亮说着把毛巾丢给夏之晨,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慢悠悠地向衣帽间走去。“这就去!”夏之晨说完,迅速钻进淋浴间,仅仅用了不到五分钟,便洗好了澡,身上的水还没擦干,就迫不及待地走出了卫生间,原本脑海里梁亮穿着仆装的样子并没有出现,而是看到他西装笔挺,手里晃悠着那套本该穿在他身上的仆装,嘴角含笑地看着自己。这又是演得哪一出?夏之晨愣了一下,难不成是要他亲自动手帮他穿上?这可是求之不得!“宝贝,是要我帮你穿吗?”夏之晨说着向梁亮走了过去,一手勾住他的腰,一手托起他下巴,鼻梁蹭着他的脸,哑着嗓子暧|昧道。梁亮盯着他的眼睛,“你穿。”夏之晨一愣,表情有些不可思议,“咱们说好的,你穿的,别淘气,老公替你穿上!”说着去解梁亮胸前的扣子。梁亮一把推开他:“犯了错的人,就应该要惩罚,拿去穿上。”夏之晨彻底懵了,他犯什么错了?明明就是梁亮想赖账!“我犯什么错了啊?”“行吧,让你死得明白些,”梁亮把衣服丢给夏之晨,叹了口气:“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是那样的夏之晨,害我相亲不成,还被人泼了一脸咖啡,你怎么能这样做……”听完这段话,夏之晨整个人定在当场,他,他是怎么知道的?明明自己善后善得那么滴水不漏,连号码都换掉了。梁亮看他一脸震惊的表情,心里暗笑,脸上却露出了失望的神情:“真没想到,你居然用那种手段,我对你太失望了……”“别别别!”夏之晨急了,“我错了老婆,那时候看到你跟花黎雯相亲,我就跟喝了一缸醋,迫不得已出此下策,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啊!”“哎~”梁亮摇了摇头,随即看向夏之晨:“那还不快穿上?”“是是是,我穿我穿!”夏之晨哪里还敢反抗,连忙把女仆装往自己身上套。梁亮玩味地在一旁看着他,黑色的连衣裙紧紧包裹在夏之晨身上,胸口和背部是蕾丝的,十分的性|感撩人。“还有那个头饰。”梁亮指了指床|上放着那对豹耳朵。“你帮我,我看不见。”夏之晨边说边扯了扯裙子下摆,可能是他太高,这裙子买的时候图片上是到大腿的,可他现在仅仅只包住了臀部而已,庆幸的是衣服料子弹性十足,并没有勒得他太难受。梁亮二话不说,拿起豹耳朵,夹在了他的头发上,经过耳朵的点缀,使夏之晨整个人看上去性|感中带着些许俏皮,再加上刚刚洗完澡,脸色红润,就更加显得可爱了。夏之晨见梁亮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神色,心头的巨石落下,眨着漂亮的凤眼,作出一个娇羞的表情,长腿交叉,翘臀向上抬起,羞涩道:“主人,您还满意吗?”梁亮摸了摸鼻子,极力忍住笑意:“还行,现在给我去做早饭吧!”“是,主人!”夏之晨微微点头,乖巧地让了让身体,梁亮轻咳一声,抬头挺胸向楼下走去,夏小仆则乖乖地跟在他身后。到了楼下,夏小仆一头钻进厨房开始忙活,梁亮则兴致盎然地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他,衣服背后的那条豹尾随着他的动作左右摇晃着,显得有趣极了。由于裙子太短,只要稍稍弯腰,夏小仆的翘臀就会曝光,只能一遍一遍地拉扯裙摆,动作好不滑稽,梁亮在背后看得津津有味,不过说实话,夏之晨的身材是真的好,细腰,翘臀,长腿,特别是两条又白又直的长腿,在黑色裙子的衬托下,显得更加耀眼,连梁亮这个清心寡欲的人,看得都有些心猿意马。梁亮又看了几眼之后,退出了厨房,坐到客厅沙发里,解开了几颗衬衫的扣子,平复一下有些躁动的情绪。很快,夏之晨便把香喷喷的蛋花瘦肉粥端到了梁亮面前,他侧蹲下|身体说道:“主人,请用早餐!”梁亮睁开眼睛,看了他几秒,缓缓道:“你喂我!”既然都已经玩了,也就没什么好放不开的,放在平时,他是不会说出这种话的。夏小仆娇羞一笑,看来梁亮也进入了游戏状态了,那就好好玩一玩,说了句:“主人真讨厌!”说完,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粥,在嘴边吹了一阵,递到梁亮嘴边。梁亮本打算张口,可夏之晨又把勺子收了回去,把粥送进了自己嘴里,挑眉看着他。“你这是想造反?”梁亮眯着眼看向一脸得意的夏小仆。夏小仆但笑不语,猫着身子向梁亮靠近,直接吻上了他的唇,撬开齿关,将嘴里的粥渡了过去,继而卷过他的舌头吸了吸,才退出他的口腔,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薄唇,抛了个媚眼儿:“这样喂粥才更香!”梁亮老脸一烫,跟夏之晨这不要脸的玩意一比,自己道行还很浅。就这样,夏小仆一口一口地喂自己的梁主子终于把一碗粥吃完,他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梁亮的嘴唇,轻声道:“主人,可还满意奴家的服务?”梁亮点了点头,“还成!”此话一出,夏小仆眼睛一亮,“那主人是不是该要给予奴家一些奖励?”“嗯……”还没等梁亮说出奖励是啥,夏小仆已经堵住了他的嘴唇。接下来客厅里的场景便是:一位穿着黑色连衣裙的男子压着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奋力地做着某些羞羞的事情,卷翘的豹尾在空中不停抖动着。

白山治疗牛皮癣好的专科医院
鸡西医院治牛皮癣
泰安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标签